◎第三十四章鱼鳞之茎(1 / 2)

罪全书.3 蜘蛛 2020 字 3个月前

苏眉穿着一件韩版百搭长款红风衣,下身穿豹纹修身打底裤,野性气息十足。脚上是一双黑色靴子,颇有女王范儿。脖颈上系着白色丝巾,更显时尚靓丽。她的头发梳成马尾辫,看上去既优雅又迷人。

现在,她躺在铁架床上,那个脑袋很尖的男人用力撕扯着她的衣服,很快,她的上半身就赤裸了,玉体横陈,只剩下蕾丝胸罩,蜜桃酥胸呼之欲出。

苏眉眼角含泪,不知如何应对,挣扎了几下,铁架床纹丝不动,手铐碰得当当响。

那个脑袋很尖的男人下巴也尖,小眼睛,长得奇丑无比,简直像个鬼。他凑近苏眉的脸,死死地盯着她看,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苏眉浑身哆嗦,尖叫起来。那人按着苏眉的头,掰开她的上下眼皮,舌尖顺着她脸颊上的泪水一直舔到眼睛。

苏眉剧烈挣扎,高声惨叫,被人舔眼睛的感觉真是太恐怖了。

仓库共有两间,里面的房间传来画龙和包斩急切询问的声音,他们非常担心苏眉。

一个穿警服的人从里面走出来怒斥道:鬼尖,你鼓捣她干吗?你又不能玩儿,搞这么大动静,我还怎么审他们?

那个叫鬼尖的人摸了摸自己的尖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勇哥,我把她的嘴堵上。

勇哥说:别鼓捣了,你打电话联系下丧彪他们,让他们带上所有的钱到这里来,来了后咱就走。

鬼尖说:上哪儿去,我的鱼塘不要了?

勇哥说:都啥时候了,警察都来抓咱们了,我审问下,看看还有没有警察跟来——你别和丧彪说警察的事,要不他就带着钱跑了。

鬼尖说:要是还有警察呢?

勇哥说:那这几个就是人质。

很显然,他们犯下的命案不止一起,丧彪是这个犯罪团伙中的一员,掌管着不义之财。很多罪犯不敢把钱存进银行。例如“38大案”主犯汪家礼将杀人劫来的巨款藏在挖空的木头里,刑侦一号案案犯白宝山将钱埋在树林里。

仓库里面,墙角有一堆鱼饲料,中间的铁桌子上有一叠脏兮兮的蛇皮袋子,袋子曾经装过鸡肠子和麸皮,使整个仓库都弥漫着臭烘烘的味道。外间和里间的门旁边有个饲料颗粒机,包斩的左手被铐在饲料颗粒机上,右手和奄奄一息倚在墙边的高级督察铐在一起,画龙被独自铐在一张上下两层的铁架床上。

身穿警服的那人叫做勇哥,此人很明显做过警察,他很熟悉警方的行动。包斩声称还有一队武警随后就到,劝他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勇哥诡秘地笑了笑,一眼看出他们只是走访调查,而不是前来拘捕的。

勇哥坐在铁桌子上,开始审问包斩。

审问之前,勇哥搜出了画龙等人的武器和证件,扔到了墙角的鱼饲料堆里。

包斩注意到,勇哥的审讯问话非常专业,他应该做过公安预审工作。

勇哥说:我还是第一次审问警察。

包斩说:你很快就会被警察审问的,今天,你的路走到头了。

勇哥说:我以前最喜欢审那些卖淫的。

勇哥走到外间,低下头问苏眉:你卖过几次淫?

苏眉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勇哥继续问:你离过婚吗?

苏眉摇头说没有,鬼尖打完电话,手里拿着一把剖鱼刀,阴笑着站在一旁。

勇哥恶狠狠地说:你要是离过婚,我就把你的脸皮割下来。

鬼尖插话道:那你是处女喽?

苏眉说:不是啊,我谈过几次恋爱。

鬼尖用牙齿咬着刀背,动手动脚就要脱掉苏眉的豹纹打底裤,他说:勇哥,你要不要办了她,长得怪俊哩。

勇哥摆摆手说:我对女的没瘾,今天吸了三道黄皮,上过头了。

黄皮指的是毒品,三道代表分量,上头就是吸毒的感觉。吸过粉的瘾君子都知道,长期吸毒会导致性欲降低,无法勃起。据说,吸毒的感觉比性高潮要强烈数倍,能产生各种幻觉,但是对身体健康会造成致命的打击。

勇哥走回仓库里间,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高级督察,嘀咕一句:这个人我好像见过。

鬼尖继续骚扰苏眉,他不知道做了什么,苏眉再次尖叫起来,大喊着不要,语气中带着愤怒和屈辱,铁架床也碰得哐当响。

画龙破口大骂,高声安慰苏眉别怕。

苏眉的声音拖长,随即难受得哭泣起来。

勇哥皱了皱眉头,突然拔出腰间的手枪,对鬼尖喊了一声你滚开。此人喜怒无常,杀人毫无预兆——他要开枪打死苏眉。

包斩见状急忙站起来,尽管手被铐着,行动不便,但是包斩仍然想要夺枪。

勇哥退后一步,包斩拦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