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鲜血笑脸(1 / 2)

罪全书.3 蜘蛛 1653 字 3个月前

变态杀人狂的思维总和常人不一样,有个研究犯罪心理的社会学家在作调查的时候,有道题目是这样的:怎样把麻将塞到一个人的鼻孔里?

答案很简单,把鼻孔剪开就可以。

回答出这道题的人现在还在监狱里。

一个人站在你面前,怎样才能看到他的后脑壳?

除了绕到他身后或者让他转过身之外,还可以将他的头拧断,将脑袋旋转180度。

2010年10月25日,佩县东关发现一具尸体,死者坐在路边的铁护栏上,睾丸被护栏尖刺扎穿,水泥地面积了一摊血。常有路人翻越护栏时发生意外,合肥一个少年翻越护栏时被戳中大腿,钉在护栏上近一小时;杭州一女子为了走捷径,翻越栏杆,结果一脚踩滑,下体被铁栏杆刺穿。东关派出所接到报案,最初以为死者是意外死亡,报案的晨练老人上气不接下气地描述道:那个人的头……民警问道:头断了?

晨练老人说:没断下来,我眼花,打着打火机,就这样往上举着,我觉得能看见他的脸。好家伙,一下子看见个后脑壳,吓死我了,那个人的脑袋转了半圈。

坐在护栏上的尸体,本该是面向街道,脑袋却转向了身后。随着天色大亮,有数以百计的路人看到了这恐怖骇人的一幕。尸体的姿势非常怪异,县城里像炸了锅,越来越多的群众蜂拥而至。特案组赶到的时候,现场勘验已经结束,尸体被移走,还有不少围观群众站在黄色警戒线之外议论纷纷。

派出所冯所长向特案组简单汇报了一下情况。经初步勘察,铁护栏高一米八,里面是东关棉纺厂家属院,外面是林荫路,发现尸体的地方就是第一凶杀现场。死者为男性,40岁左右,死亡原因系他杀,脖子被拧断,颈椎断裂,法医推断死亡时间为凌晨3点左右,需要全面尸体解剖才能进一步明确。现场有大量血迹,死者为A型血,凶手还用树枝蘸着死者的血在护栏间隔的水泥墙面上画了一个笑脸。

包斩凑近去看,笑脸画得极其简单,只有三笔,分别是眉毛和嘴巴,看上去像是儿童的涂鸦。

苏眉说:这是什么变态心理,杀人后还画了个笑脸,这分明是向我们警方示威。

梁教授问画龙:你能拧断一个人的脖子吗?

画龙说:没问题,武警还有特种兵都受过专门训练,就是普通人,只要有很大的臂力和腕力,也能将一个人的脑袋拧到后面去。

梁教授又问:你能把人举到铁护栏上去吗?

画龙看了一下护栏说:可以。

画龙抱起苏眉,想要证明给梁教授看。

苏眉挣脱开,气得骂道:混蛋,你敢占我便宜。她穿着一双尖头皮鞋,对着画龙的膝盖狠狠踢了一脚,画龙疼得龇牙咧嘴,围观群众都笑了起来。包斩皱眉说道:注意影响。转而问道:死者身份查明了没有?

冯所长摇了摇头。

后半夜的时候,街上漆黑一片,路灯是坏的,没有月亮和星光,只有冷风吹落枯黄的梧桐树叶。受害人可能刚下夜班,或者出于某种目的走出家门。在夜里,独自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总会有一种不祥之兆袭上心头。受害人加紧脚步,走到东关棉纺厂家属院附近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凶手也许潜伏在路边,也许一直尾随着受害人。凶手力量惊人,拧断了受害人的脖子,将其举起来,放在路边的铁护栏上,然后用树枝蘸着鲜血在墙上画了一个笑脸。

在极少数凶杀案中,杀人者会在现场留下血字,国内有专门研究血字的刑侦专家。

铁溪市锦工街某偏僻的出租房内,一名女青年身中数刀被杀害,随身饰品、财物被抢走。现场地上还有凶手写下的血字:“杀100人。”

竖州城郊,一对夫妇在家中遇害,更令人震惊的是凶手留在现场墙上的血字:“我爱你,你还敢逼我,爱你才杀你。”

有个大学生在校外租房,几乎每晚都做噩梦,他观察房子,看到墙面上赫然有一行淡淡的红字——你该死。他不知道,在此之前这个房屋里发生过一起凶杀碎尸案,房东粉刷了墙壁,又将房子廉价出租。

梁教授一边令法医进行全面尸检,尽快递交详细报告,一边让当地警方加大走访范围。凶手在街边杀人,虽是夜晚,但也不能排除有目击者。

东关派出所共有在职民警十名,特案组看到,这个很小的派出所里竟然挂满了锦旗,办公室柜子上还放着奖杯和荣誉证书。

梁教授说:行啊,冯所长,没想到你们这小庙里还藏龙卧虎。

包斩赞叹道:你们派出所,还获得过集体三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