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流血楼梯(1 / 2)

罪全书.3 蜘蛛 2004 字 3个月前

很多人都有数楼梯的习惯,如果楼梯间没有灯,黑暗之中往下走的时候,担心自己会一脚踩空,就在心里默默数着台阶,如果发现少了一阶楼梯,可能会觉得自己数错了。

每个校园都流传着自己的鬼故事。

一位同学喜欢数楼梯,有天晚上突然失踪,师生找遍宿舍楼,踪迹全无。自从他失踪后,夜深人静之际,同学会听到楼道里传来脚步声,还有人看到一个黑影来来回回走在楼道里。后来,宿舍楼拆建时,人们发现最底层的台阶里面有一具白骨化的尸骸。如果一个人数楼梯时发现楼梯少了一阶,他就会去代替那一阶楼梯。

特案组调查到,当年盖楼的施工方偷工减料,案发的那栋老楼少了一阶楼梯。

公安局六名民警对包斩的细心表示钦佩,在那栋楼里住了一辈子的人都不知道楼梯少了一阶,四楼和五楼的人只是觉得自己住的房子矮了一些。

张红旗老人背着手在街上散步,身上穿着20世纪六七十年代那种旧中山装,他和别的老年人谈论的话题都年代久远。

整栋楼空空荡荡,四楼的餐馆夫妇已经搬走,只剩下张红旗老人一户人家。

老人散步回来,看着旧楼上一个向北的窗户发呆,那窗台上放着一盆吊兰。

旧的消失不见了,新的又在哪里呢?

这座空城没有酒店和宾馆,当年灯红酒绿的地方,如今遍地瓦砾。指导员将特案组安排在公安局家属院,指导员说:这里的房子大多空出来了,随便住,咱们做邻居。特案组找了一个栽着石榴树的小院落,简单收拾下房间,六名民警搬进来一些旧家具,这些都是别人搬家时留下不要的,其中还有个贴着“喜”字的梳妆台。

指导员说:姑娘,条件简陋,都是些破烂儿,您可千万别嫌弃,咱们只能这么凑合了。

苏眉说:这不算艰苦,我们还在野外宿营过呢,画龙帮个忙,把梳妆台放我房间里,我住这间。

梁教授坐在客厅的破沙发上喝茶,包斩正在调试一台旧电视机,当地的有线电视撤了,很多人家就用自制的户外天线收看节目。窗外,一棵杨树上绑着一个电视天线,天线上还挂着几个易拉罐。包斩调试了一下天线的角度,他拍了拍电视机,画面由雪花转为新闻联播。

画龙抬完梳妆台,躺在床上,他看着天花板说道:小眉,你有没有一种家的感觉?

苏眉擦拭着镜子,回头笑呵呵地问: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画龙说:我对家的感觉,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电视里播放着新闻联播。

苏眉环视房间,笑着说:那咱们家也太破了。

包斩走进来,把一盆花放在苏眉的梳妆台上,用来给她装饰房间。

画龙说:小包,你从哪偷来的?

包斩说:不是啊,这是别人不要的东西,快要死了,小眉姐别忘了给花浇水。

这盆花在家属院墙脚处快要枯死了。有些人走了,有些东西还原封不动地保存在昨天的位置。花盆里土壤干裂,叶片几乎落尽,枝头还有一朵残存的花儿,那么小,那么惨兮兮地开在枝头。花盆里插着一个卡片,卡片上写着:生日快乐!

所有人都忘记了苏眉的生日,大家都在为掏肠案忙碌,苏眉自然也没心思提起,只有细心的包斩还记得,他可能跑遍了整个城市都没找到一家蛋糕店,也没买到像样的生日礼物。

晚上,指导员杀羊煮酒,设宴款待特案组。

当地有一种美食叫“清泉羊肉”,宰杀羊后,把羊肉用香料和清泉水浸泡一整夜,然后将整只羊放进锅里炖,配以30多种调料、10多种药材,肉香浓郁,不膻不腻。

夜幕降临,星光璀璨,公安局家属院的白杨树下架着一口铁锅,锅里炖着一只全羊,肉汤翻滚,下面柴火烧得正旺。锅的旁边摆放着一个长条木桌,一名警嫂割下四条羊腿,盛放到木盆里,端到桌上,每人分一把小刀,用来切割羊肉,然后蘸着椒盐和辣酱吃。

当地民警招呼特案组坐下,指导员热情好客,又抱来一坛好酒,这坛酒在土里窖藏多年。

警嫂端来红枣、煮好的玉米和毛豆,大家喝酒,吃手抓羊肉,一边吃喝一边谈论案情。

画龙和指导员碰杯,笑着说:要是每次案情分析会议都这么开,就好了。

梁教授对手抓羊肉赞不绝口: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羊肉。

指导员说:我们这里有个羊肉馆,就是个路边摊儿,一个木头棚子。很多人慕名前来,还有老外,就为了吃羊肉。那口大锅,有十年没熄火了,一直炖着羊肉,锅里的老汤喷香,夜里能把老鼠招来,木头掉锅里,嚼着都是香的。可惜……搬走了。

梁教授说:咱们这个掏肠案,让我想起一道菜。

警嫂好奇地问道:菜,什么菜?

梁教授说:生抠鹅肠,成都火锅店里就有这么一道菜。我曾在双流县中和镇一家火锅店目睹过“生抠”现场,店伙计一再宣扬鹅肠属正宗生抠,然后从后院赶来两只活鹅,还未将鹅身上的污秽洗净,伙计便把手伸进鹅屁股将鹅肠扯出,鹅肠混着鲜血和粪便被甩在地上。不一会儿,一盘还有着血丝的“生抠鹅肠”便端上了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