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8章 钱小羊(1 / 2)

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 1177 字 2个月前

白善将剩下的人安排好,交给各行的管事,至于那些男子,因为没有特殊的才能,所以被赵明一并带下去送到了城外官田里种地去了。

袁三郎和袁四郎就在其中。

兄弟俩很沉默,在看到露地上竟然有这么多房屋和人,更沉默了,同时深深地忧虑起来,“这么多人,真的能发给我们工钱吗?”

然而没那么多时间给他们思考,他们的工头敲着梆子大声让他们排队去领东西,“领了东西后就去领农具干活儿,这一片荒地看到了没,还剩下最后三天,必须得开出来,若是迟了,所有人的工钱都要被扣的。”

兄弟俩不再胡思乱想,立即去领了东西放回自己的铺位上。

周满则带着那小娘子回后衙,看了一眼她的木牌,“你钱小羊啊,这名字挺别致的,谁给你取的?”

她小声道:“我娘取的,她说我爹就是用一头羊追的她。”

周满:……

“你……以前在哪家干活儿?”

“和思静姐姐一样,我们以前在祝老爷家,思静姐是从小被卖的,我是因为我娘是世仆,所以我一出生也是下人。”

正如思静所言,小羊真的很老实,基本上周满问什么她答什么,而且有时候为了说清楚事情,她还会铺垫很多,将关联的事情说清楚。

比如,周满问她是要落户在北海县,还是从此以后跟着她?

周满道:“你要是跟着我,可以签活契,当然,你若是想签死契也可以,若是想落户在北海县,那就要往女户上立了。但女户也要纳税,你有考量吗?”

小羊就思考了一下后道:“我跟着大人,只要大人能让我吃饱饭,不打我就行,可以随便骂。”

她顿了顿又道:“其实打我也可以,但不能太用力,要是打得太厉害我会跑的。”

为此她举例道:“我之所以跑出来就是因为我舅母和表哥总是打我,大人要是打我太厉害,我也会跑的。”

一旁的五月和九兰:……

就是自认肠子一根通到底的西饼都忍不住无言起来,然后忍不住和她道:“你是不是傻呀,便是心里这么想也不能说出来呀,你得跑了再说,你现在告诉大人,那你还能跑吗?”

五月和九兰:……那你倒是心里想想就好,私下提醒人就是,现在当着娘子的面说出来算怎么回事?

俩人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了。

五月连忙将话题接过去,问道:“你舅舅家的人打你?那身上可有伤?”

“有呀,”钱小羊很豪爽的撸起袖子给她们看,手臂上是一条条血痕,应该是藤条一类的打出来的,她道:“后背还有呢,你们要看吗?”

五月微微皱眉,看向周满。

周满见医署已经来了病人,便对五月和西饼道:“你们带她到屋里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