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的痴恋,换来的是彻骨的伤痛。她不过是个卑微爱着的妃妾罢了,如果抵得过他心头那一抹白月光?他不悔伤了她,她亦是不悔爱了他。当他第一次悔恨时,却看到她站在火光之中,笑得璀璨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