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594f.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种痛就跟爬到了一直向往的山顶,结果太得意从山上摔了下来一样,坠落的瞬间疼得她全身麻痹像是瘫痪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受伤了,然后开始覆盖在全身地疼着。

“你怎么会在这里……”季丞野无力地问着。

可是他似乎已经并不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满眼担忧望着沐晴明,想要解释却无从开口的无措让他觉得煎熬。

江于希也吓傻了,没想到沐晴明会出现在这里。

沐晴明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她就像在瞬间忘记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跌了一跤而已,感觉全身都在痛,可是她下意识告诉自己不要哭。

只是跌了一跤而已,为什么要哭呢。

而当她意识到现实之后,鼻子尖氤氲的酸涩快要让她不知道怎么呼吸。

胸口被压了巨石,一呼一吸都变得艰难痛苦。

可是沐晴明还是很佩服自己,因为即使她止不住声音颤抖,但是依旧没让眼泪流下来,只淡淡地对江于希说道:“江于希,我的辞职信呢?”

“啊……”江于希先是愣怔,然后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掏出了一张信封,瞪着季丞野咬牙切齿地说,“我昨晚就让杜泽勋送过来,结果他居然跟我说没送达,所以我今天就亲自拿给季丞野。”

“嗯,给他吧。”沐晴明不去看季丞野,只是一直盯着江于希。

江于希一把将信封甩到了季丞野的身上:“拿去。”

沐晴明也把手上的资料朝旁边一扔,文件夹里面的照片纷纷散落在季丞野的脚边,接着她便低下头绕过两个人身边率先出了门。

江于希开车送沐晴明回去的时候,试图小心翼翼地解释:“沐晴明,我也是昨晚听林路喝醉之后……胡乱说些什么才知道的……他看起来本来想隐瞒的,但是后来林路真的喝多了,一直抱着我哭,提到了苏葵和季丞野,我后来去问了杜泽勋……”

沐晴明侧过脸没看她,闭着眼睛假装平静。

也或许是真的平静,她甚至没办法感觉到什么。

此刻除了想睡觉,沐晴明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

“沐晴明你在哭吗?”江于希开着车不方便查看她的状态,只能时不时转过身来看看她。

沐晴明小声地回答:“没,在睡觉。”

“其实我觉得也可能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啦。毕竟现在季丞野并没有继续撮合林路和苏葵了不是吗,说不定季丞野已经知道这是个错误……”江于希的声音渐渐变小。

最后她大概也觉得为季丞野开脱不值得,低声骂了句:“不过季丞野不是个东西。”

车子就这样保持一路安静回到了沐晴明家楼下。

江于希本来想跟上去看看她的,沐晴明摆摆手阻止了。虽然江于希一再坚持要陪着她,但是沐晴明说什么都不肯,还威胁江于希如果跟上去就绝交。

江于希无奈只好放弃,让她自己回了家。

沐晴明进屋之后坐在沙发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就拿起平板找东西看。

刚才还那么困的,现在她是真的睡不着了。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季丞野的名字。

沐晴明按断了来电,然后毫不犹豫地把他的号码保存到了黑名单,接着关机。

她想了一想,又站起来把门也给反锁了,自己走近屋子里面躺在床上开始看电视剧。

接下来的两天里,沐晴明都戴着耳机看动画片或者电视剧。

从《海贼王》到《火影忍者》,从《继承者们》到《来自星星的你》,没昼没夜地这样看着。

偶尔看到剧中美好的爱情她也跟着流泪,悼念一下自己短暂存在过,那一段如同仲夏夜之梦的爱情。可惜男主角没能像李敏镐那样全心全意只爱着她,更没有像金秀炫那样无数次在静止的时间里向女主角告白。

现实永远不会有虚构的那样动人。

所以借着看电视剧哭,她也会悄悄为了那个曾经带给自己幻想的人哭过。

实在太难受的话她就睡觉,你看,还有什么比睡觉更舒服的事呢。

这还是她第一次体会到原来辞职家里蹲的感觉也没有那么差,想到自己至少在国庆的时候休完了一年的假期才辞职的,沐晴明心里得到了不少安慰。

只是可惜了这个月的工资,都已经快到月底了,自己就这样走人了。

直到第三天,家里最后一包方便面也没有了,沐晴明陷入了不知道要出去购物还是打电话订餐的深思中。

最后她看了看镜子中因为熬夜而黑眼圈异常严重的脸,决定打电话。

这还是三天来第一次打开手机。

果然一开机,里面跟着就来了几条未接来电提醒。

除了被自己拖黑的那个人在程序里显示了几条来电提醒,剩下的全是江于希的。沐晴明想通报她自己还没有死,却发现她发给自己的信息。

——沐晴明,林路住院了,你死到哪里去了?

接下来的几条信息也全都是江于希的,告诉她林路住院的地址,外加半安慰半恼火地鄙视她一番,骂她没有良心,这样折磨林路,害林路因为劳累过度被送进医院。

沐晴明吓得手一抖,差点没拿稳手机。

她甚至没时间想那么多,就赶紧冲进屋里面洗漱换衣服。

半个小时之后,沐晴明总算是赶到了林路所在的病房。

屋里面没有人,她推门进去的时候林路一个人躺在床上安静地睡着,还吊着盐水。

林路脸瘦了一大圈,胡子也没有清理干净,整个人憔悴又虚弱。

沐晴明悄悄坐到了林路身边,然后握住了他的手。

被她一碰,林路从睡眠中清醒过来,慢慢睁开了眼睛,看清了自己身边的人之后,不由得震惊说道:“沐晴明?你怎么……”

“林路,你怎么了啊?”沐晴明鼻子酸涩,“一点都不帅了,你这样下去,那些美女们都要投入别人的怀抱了。你说你会不会因为操劳而中年秃,秃成地中海什么的,天啊,我想想都觉得要流泪了。”

“别蠢,我怎么可能地中海。”林路抬起嘴角笑了笑,“就算我是光头也依然是帅哥。”

“臭美吧你。”沐晴明忍不住笑,但是想到自己现在才知道他生病的事,又愧疚地说,“对不起啊,我手机关机了,和外界几乎都隔断了。所以现在才知道你生病的事。”

林路反握住沐晴明的手,摇摇头:“我有猜到你会这样,以前你不也是一生气就在家里面哪都不去。而且我也不缺人照顾,所以你没来也没关系,你要知道我身边抢着要照顾我的美女还是很多的。”

“哼。”沐晴明不屑地瞪了他一眼,“你身边哪来的人,现在还不是孤零零躺在这里。”

“嗯。我说谎了。没有美女来看我照顾我,所以我只能这样病着。”林路紧紧捏着沐晴明的手,“可是我现在好像会好了,因为我终于等到了我在等的人。”

沐晴明一愣,意识到他正在说自己。

她忍不住脸色僵硬,有些无措地看着他。

“长得太漂亮我哪舍得出院啊,所以像你这样的,我应该忍受不了太久会早点好起来。”林路伸手去揉乱她的头发。

本来还在手足无措尴尬万分的沐晴明,瞬间就垮了脸,早就知道林路不会有那么深情真挚的时刻,每次这样的时候,结尾一定会有反转。

不管怎么样,沐晴明打算留下来照顾他。

她跟他说了自己已经辞职的事情,林路听完没说话,也没再提关于季丞野的任何事情,只是一如既往像个大爷一样,召唤沐晴明帮他买这买那地上来吃。

结果医生过来查房的时候,看到那些东西全部都禁止林路食用。因为他此次住院的原因就是胃出血。

“你不是因为劳累过度?我还以为你要过劳死呢。”沐晴明分明记得江于希是这样跟她说的啊。

“应该也能算吧……总是花天酒地弄得是身子有点虚。”

“滚开。”沐晴明不理会他,自己跑去问医生了解详情,才知道是因为林路本来长时间忙于工作不按时吃饭已经有了胃病,这几天长时间饮酒让他的胃病更加严重,直接造成了胃出血。

她想起那天晚上江于希说林路喝醉了的事情,才意识到他会变成这样,似乎是因为季丞野。

回到房间的时候林路已经睡着了,沐晴明陪着他直到江于希傍晚的时候过来。

沐晴明正准备去给林路买点粥,江于希就提着一个保温桶进来了。

看到沐晴明出现,江于希立刻就垮了脸:“你还知道自己青梅竹马病了。”

“你来得正好。”沐晴明把江于希扯到门外面,“跟我谈谈吧,林路到底怎么回事。”

“你……”江于希本来还想继续说几句,可是看到沐晴明脸色也不好,就忍住了,叹口气说道,“之前杜泽勋跟季……季丞野是朋友,但是季丞野跟苏葵的关系是被隐瞒的,除了杜泽勋之外只有很少的人知道。小的时候因为发生了一点事情,季丞野对苏葵很歉疚自责,就对苏葵非常的好,几乎是恋妹狂般的存在,希望她能够找到一个优秀成功的丈夫,结果就他选中了林路……”

“说重点。”沐晴明恼怒地瞪她,“我问你林路为什么会这样,你干吗给我扯别人?”

“这是事情的经过!”江于希被打断也很恼火,“林路无意中知道苏葵和季丞野的关系,于是去调查了一番,最后去找杜泽勋对峙的时候,杜泽勋承认季丞野确实暗地了解过林路的背景,然后知道了你的存在,甚至详细地也调查过你。结果是很显然易见的,季丞野一直都在利用你。可是林路知道这一切之后……居然还是想要替你隐瞒。自己一个人喝闷酒发泄,打算忘记这些。

“那天林路来找杜泽勋之后我就猜到有什么不对劲,他们两个的谈话我没听清楚,想去找林路问,结果就发现林路像个傻瓜一样喝得烂醉。沐晴明,他本来打算把这一切真相都自己承担下来。如果不是我威胁杜泽勋,或许这个秘密谁都不会知道。”

沐晴明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了下来。

如同被人当头棒喝那般,最后一丝埋藏在心里面的幻想都被浇灭了。

“我先回去了,明早我再来。”沐晴明木然地说着,转身进屋拿包。

跟林路道别之后,沐晴明自己一个人慢慢走出去。

过去和季丞野在一起的片段似乎都能够记起来,只是无法连成一个完整的记忆,只能如同片段一样在她的脑海里面闪现过。

季丞野的无奈,季丞野的欲言又止。

到现在为止,好像总算才全部都对上号了。

沐晴明坐在公车上,摇摇晃晃的地看着场外的街道,眼泪不停流下来。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在离公司附近的那一站下了车,朝着公司走过去。

秋天不知不觉就到了,沐晴明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就只觉得周身被寒风吹过,心底都被吹得拔凉。

上去之前给玲玲打了电话,她不知道季丞野今天去公司没有,只是说没看到,她已经先走了,所以现在不清楚。玲玲自己也有气无力心不在焉的,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沐晴明决定上去把自己的东西给拿回去。

公司一般都会有人加班,果然沐晴明到了办公室门口,看到部门的灯都还亮着。

她赶紧走过去,把桌子上属于自己的小东西都放到柜子下面的收纳盒里面。自己的桌子上没有什么文件,想来沐晴明辞职这件事季丞野已经通知到部门开始做交接工作了。

沐晴明装好东西之后,向楼梯走去。

她抱着收纳盒,几乎挡住了她的脸,艰难地按了按开关。

结果没想到电梯门还没有关上,又有一个人的身影跑过来,赶在门关上之前阻止了,进来之后扫了一眼沐晴明,就关上了电梯门。

这个人,竟然是季丞野。

当看到他进来时沐晴明第一反应就是拿箱子挡住自己的脸,等到他背对自己时,沐晴明才放下箱子,静静盯着他的背影。

安静狭小的空间让沐晴明不敢流眼泪,生怕被他听到,只能祈祷着电梯快点到达一楼。

所幸她的部门只是五楼而已,这个时候根本就没什么人留在公司,乘坐电梯的少,所以到达的也快。

哪知道当门打开的时候,季丞野却没有出去的意识,而是挡在门口,按了最高楼的数字,然后按了关闭。

沐晴明急了,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吗。

她眼看着门就要关上,试图从他身边经过,却不想被季丞野一把拉住了手臂。

——“沐晴明,你要跑到哪里去?”

他知道是自己?

沐晴明无奈放下挡在自己面前的盒子,看向他的脸。

“你怎么知道……”沐晴明哑然。

季丞野指了指电梯的门:“刚才你放下盒子,镜子里面反射了你的脸。”

沐晴明瞪他一眼,绕过他想去按电梯上即将到达最近的一层楼的按钮,可是季丞野往后一退,正好挡住了她。

沐晴明咬牙怒道:“让开。”

本来捧着的东西就够重了,再看到他的脸,沐晴明的心情简直糟到不能再糟。

“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季丞野蹙眉,满脸的无奈。

“不能。”沐晴明斩钉截铁说道,再一次试图去按按钮,可惜还是没能成功。

季丞野双手扶着沐晴明的肩膀,让她不要再动来动去,耐着性子说道:“沐晴明,我承认一开始我是真的因为一些原因接近你……可是喜欢你这件事,也是真的啊。”

沐晴明丝毫没有动容,继续想要按开电梯门。只是她双手都没空闲,单手抱箱子的时间太长就得反复换着拿。这恰好给了季丞野机会,让他直接按着沐晴明的肩膀推到了电梯的墙壁上,手上拿着东西,她根本就是砧板上的肉,待宰的鱼。

“我有想过你知道这件事之后会有多生气,可是至少我以为只要我能够让你看得出来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就算有一天你知道了真相,也还是可以相信我。”季丞野抓紧时间继续说,眼看着电梯就要到达顶楼了。

沐晴明冷笑着回答:“不信。”

季丞野微微讶然,吃惊看着她。

沐晴明继续带着讽刺的笑说道:“我早就应该想到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我,真是可笑。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没让我继续蠢下去。”

“沐晴明……”季丞野一时失神,没想到她的态度会那么坚定,好像一下子慌乱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的手微微松动。

沐晴明赶紧趁机推开他,然后迅速按了按即将到达的楼层。

可是季丞野显然反应要比她灵敏一些,在开门之后,按着沐晴明的肩膀不让她出去,又迅速按了关门。

电梯又继续上升。

沐晴明用带着厌恶的眼神望着他:“季丞野,你真让我恶心。”

本来季丞野还想说的话,似乎一下子被堵在了嗓子里,他忽然自嘲般地笑了。

“我只是没想到……不管我如何努力,你都还是没能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季丞野低头,在口袋里面掏了掏,然后拿出来一个小盒子,放到了沐晴明的收纳盒里面。

这时正好电梯到了最高楼,他松开沐晴明,朝她露出一个浅显的笑:“就像我从来没想过我会那么爱你一样。”

一开始看到她,只是想要把她从林路的身边离散开,所以用兼职的借口带她去相亲。

却没想到自己竟然根本没办法忍受她和别人相亲的样子。

再后来,一点一点对她敞开了自己封闭已久的心,甚至将自己心底最深的秘密——苏葵,都暴露给她。

这才知道了,其实她在不经意间早就悄悄占据了自己的心。

他从没想过,从没有预料过这样的结果。

季丞野帮她按了1楼地的键之后自己走出了电梯,然后门慢慢关起来,开始向下。

刚才明明只是跟季丞野说了几句话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变得那么慢那么慢,楼层的数字每变一下,沐晴明都以为像是过了一个小时那么漫长。

她其实很想跟他说,有很多次她都差那么一点快要心软,相信他是喜欢自己的。

可是或许是她自卑了太久,在暗恋林路十几年的时间里,她唯一学会的就是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感情变成她的自我调侃。

沐晴明很喜欢《破产姐妹》里面的Max就是因为不管她多么牙尖嘴利毒舌腹黑,但是她内心的自卑掩藏不住。

可惜自己没能达到Max的级别。

所以还是会心动会被动摇,会开始幻想自己可以成为主角,拥有自己幻想中美好的爱情。

但是现实给了她当头一棒,把她生生给打醒了。

于是她只能白痴一样地抱头痛哭。

这种痛就跟爬到了一直向往的山顶,结果太得意从山上摔了下来一样,坠落的瞬间疼得她全身麻痹像是瘫痪了,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受伤了,然后开始覆盖在全身地疼着。

这样的痛消化不掉,所以沐晴明只能转移注意力。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