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杨教授的幸福生活(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594f.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一季 潜规则

Action1

大阪大学校园,银杏叶铺满一地金黄。

凌凌坐在电脑前,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在学校BBS上下载的婚礼录像,图像分辨率不太高,一看就是DV拍的。

虽然效果差了点,情景还是唯美得无可挑剔,那风格是典型的杨岚航的杰作。

铺满白玫瑰的甬道上延伸的红地毯,一路走去烟火璀璨。

烟雾缭绕,白色和红色的玫瑰花瓣从上空撒下,优美的婚礼进行曲,如同走进了童话世界!

凌凌的爸爸含笑将她的手放在比任何时候都有气质、都迷人的杨岚航的手心里,对他说:“我把我最珍贵的女儿交给你,不是因为她有多爱你,而是因为我相信我不会看错你。”

“不论发生什么事,这只手,我一生都会牢牢牵住。”

镜头里白妈妈坐在不远处,擦着眼泪,但脸上是心满意足的微笑。

一个画面掠过,凌凌快速定格,才看见郑明皓走向门口,脸上张扬着洒脱的笑。

番外之杨教授的幸福生活

她把片子放大再放大,细细看他的样子,他又成熟了,全身上下都是成功男人才有的自信。

看来,他过得很好!

看完录像,凌凌又看了看下面的评论,居然比去年讨论得还火爆。

这一次,没有人删帖,校方也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凌凌想起自己结婚之前,问过杨岚航的话:“杨教授,你公然娶自己的学生,T大会不会辞了你呀?”

“T大容不下我,我可以去别的学校,或者去研究所。中国的学术界容不下我,我可以去别的国家。地球这么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

“万一全世界都容不下你呢?”

“别傻了!学术界没你想的那么保守。”

现在看来,学术界的确没有她想的那么保守!

Action2

关了BBS,时间已经不早,为了确认新任老公是否红杏出墙,凌凌拨通某教授的电话。

声音通过电波从另一个国家传来,磁性丝毫不减:“凌凌,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想你,睡不着。”

沉默了许久,他忽然开口:“回来吧。”

“回去?我刚刚才过来,教授不可能再给我假了。”

“回来读我的博士吧。”

再回去做杨岚航的学生,听他讲课的声音,看他逐字逐句修改论文的神情……这不正是她最怀念的吗?

可是她在日本这两年的努力,做了两年的课题,就轻易放弃吗?

她走上阳台,望着远处淡蓝色的灯火,一片清冷。

她仿佛看见材料楼里唯一一盏亮着的灯,在黑夜里格外落寞。他可以为她放弃研究了六年的课题,放弃MIT的极力挽留,她还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

“凌凌?”439

“好,我明天就去办理退学手续。”她坚定地说,“杨老师,以后我跟着你混,请多关照!”

她听见电波里浓重的呼吸声,她知道他在笑。

她低头抚摸着小腹:“我们回家吧,回家去找爸爸。”

Action3

她真的回到了T大,而且是以杨岚航学生的身份回来的。

博士入学面试的教室里,她走上台。

当她打开PPT,当她看见一身优雅的杨岚航端坐在台下,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

熟练地讲完她在日本的课题,她虚心地说了句结束语:“这就是我的研究结果,请各位老师批评指正。”

她耐心地等着各位老师发问,然而,台下寂静无声,所有的老师都看向某教授。某教授轻轻放下手中的笔,坐正,浅笑:“你做的结果非常好,分析也很清晰,批评指正谈不上,我只是有个小问题想跟你探讨一下。”

“您请说。”

“根据你第45页推导的公式和模型,你所得出的时间与元素扩散距离的关系似乎和Lafayette在1945年提出的经典公式有些矛盾。”

听到这个问题,凌凌当即愣住了。不是因为他的问题太过尖锐,而是她无法想象眼前的男人具有怎样深不可测的学识与逻辑思维。

这个问题,早在一年前藤井教授经过数遍缜密的推导便发现了问题,却无法解释,只能让她极力模糊概念,欲掩盖这个问题。

没想到,杨岚航只在短短半小时便发现了问题,还以如此平淡的语调提出来。

如果不是站在讲台上,不是面对学校的专家组,她真的想扑过去,对他说:“杨老师,我真的爱死你了!”

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大家质疑的目光和杨岚航鼓励的笑容,凌凌迅速镇定下来。

面对杨教授,任何的含糊其词都无济于事。她心一横,理直气壮地回440

遇上科学家

当爱情

答:“杨老师,Lafayette在1945年提出的公式是一种理论推导,我不敢说他的理论推导存在问题,但我敢肯定,我得出的曲线是以大量实验结果为依据的,具有非常强的可重复性。”

众教授都被她的话惊得瞪大眼睛,唯独杨岚航的眼中闪现过一抹极美的光彩:“好,我给你四年时间,我给你提供所有你需要的实验条件,希望你能证明你是对的。”

“我会的!”

从讲台上下来,走出答辩的会议室。杨岚航立刻追随而来,扶住她的肩膀。

“刚才医院来电话了,说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好像有点问题,让我们尽快去复检。”

凌凌立刻紧张地看着他:“什么问题?”

看出她紧张,他立刻抚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一定是检查结果有问题,我们再复检一次就没事了。”

她急忙点头:“是的,我们的宝宝一定很健康。”

Action4

博士选修课的成绩出来了,凌凌接到院办公室老师的电话,说她《材料科学基础》挂了,让她准备明年重修,或者换成其他课程。

收线,凌凌气得狠狠捶沙发:“这个世界怎么那么多变态的教授?!”

某正欲出门的教授,立刻关上门,坐过来,搂着凌凌气得发抖的肩: “怎么,遇上和我一样变态的了?”

“不是,比你还变态,简直是恶毒!”

“哦?”

“就是那个教《材料科学基础》的,他居然让我挂了!”

某教授,默!

凌凌怒火中烧,怨声载道:“你说他这人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博士课程不就是走个形式,哪有抓人的?”441

“你去上过课吗?”某教授试图对老婆晓之以理。

谁知凌凌理直气壮:“我有写报告啊,肖肖帮我交了。”

某教授无语,报告都懒得去交,难怪不知道老师是谁。

“这样吧,我打个电话问问肖肖老师是谁,你帮我跟他说个情,让我过了吧。”见某教授沉默,凌凌悄悄摸摸他胸口,眨眼:“人家不想明年重修。”

某教授悄然退后,端起茶几上剩下的半杯冷茶,抿了一口。

凌凌拨通肖肖的电话,带着未消的怒火问:“肖肖,那个《材料科学基础》的老师是谁呀,太无良了,居然把我抓了。”

“《材料科学基础》?”电话对面的人努力思索,“不是杨老师吗?”

“杨老师?哪个杨……”凌凌一愣,总算反应过来,“是杨岚航?!”

电话那边,肖肖小声说:“凌凌,他不是真抓你吧?”

她呕血,可不就是真的!

“杨老师太极品了,我简直爱死他了!”

凌凌抹抹汗:“肖肖,你爱他可以,能不能别说得这么大声?我……耳朵都要聋了啊!”

杨教授:“……”

Action 5

挂了电话,凌凌瞪着淡定喝茶的某教授:“你!你为什么要抓我?”

茶杯缓缓放在桌上:“因为你可以不去上课,至少要弄清老师是谁吧。”

“那你也不能让我挂科啊!”

“明年记得来上课,少来一次都别想及格。”

“我就不去,我选别的老师的课。”

某教授优雅地靠在沙发上:“我不签字,你选了也没用。”

这是什么人品啊!442

遇上科学家

当爱情

审时度势之后,凌凌决定采取怀柔政策:“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忙。”

“比我还忙?”

她柔软的小手绕过他的腰,小巧的唇瓣贴在他光洁的颈项上:“杨老师,我知道错了,你就给我及格吧。”

“抱歉,我对潜规则没有兴趣。”

“我昨天新买了一件睡衣,红色的……”

某正直的教授深吸气。

“透明的。”

某教授眼光迷离。

“我穿给你看看吧?”

“我一会儿有个会。”

“就看一眼,用不了多久。”

凌凌迅速回房,换上新买的睡衣,走出房间。

半小时后,凌凌趴在某个对潜规则没有兴趣的教授身上,笑着问: “杨老师,《材料科学基础》那门课,不用我重修了吧?”

“嗯,不用了。”

“谢谢!”

杨岚航看看表,离会议还有二十分钟,直奔浴室,冲凉。

凌凌拿了件新衬衫给他,因为旧的那件被她扯掉了两颗扣子:“对了,你这么忙,为什么还要教课?”

“你的材料学基础不太好,我怕别的老师教得不够认真。”

说完,杨岚航片刻不敢耽误,迅速整理好衣物,走向门口。

关门前,他听见凌凌说:“我明年重修,我一节课都不逃!”

第二季 闺怨

Action 1

每逢周末晚上九点十分整,凌凌必准时坐在电视前看《非诚勿扰》。443

某教授不解:“你难道想找个比我更好的男人?”

“当然不是。”凌凌指着电视上面的光头主持人,“我喜欢孟非,机智,幽默,有深度,有内涵。最关键的是,长得特有安全感。”

长得没有安全感的某教授,自卑了。

电视上,一自称作家的男嘉宾说:“鲁迅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凌凌爆笑。

孟非说:“这句话好像是一个叫但丁的人说的,鲁迅只说过:‘世上本无路……’”

凌凌扯着某教授的袖子:“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有文化底蕴,什么叫真正的才华横溢,一个娱乐节目,生生能让他主持成人文节目。”

某自认欠缺“文化底蕴”的教授,又自卑了。

“你慢慢看,我去查查资料。”

“嗯嗯,去吧!去吧!”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后,每逢周末凌凌必定有一大堆重要的事情做,忙得焦头烂额,连饭都顾不上吃,别说看看电视了。

经过一番自我反省,凌凌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用最诚恳的方式向某教授表达了悔过之情,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诚恳之后,凌凌细细吻着某教授滑腻的胸口,软语温存:“航,我发现,你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男人。”

果然,那个周末,什么事都没了,她又可以继续看《非诚勿扰》了。

凌凌不禁在心中长叹:“多宽容优雅的男人,都有小肚鸡肠的时候!

Action 2

夜半时分,《非诚勿扰》的重播都演完了,某教授的书房门仍紧闭着。

凌凌扁扁嘴,至于这么忙吗,连续一周睡在客房里。

不行,今天她一定要采取措施,必须采取措施,不然她的老公早把她忘到外太空了。

冲了凉,凌凌披着睡袍,轻轻推开书房的门,台灯清冷的光落在杨岚444

遇上科学家

当爱情

航沉思的面容上,如同最优雅的工笔水墨,深奥而幽远。

被开门声惊动,他抬眼,浅笑:“还没睡?”

一向最不待见帅哥的凌凌,一遇见这笑容,什么闺怨都化成了灰,随风而逝。

“嗯,在等你。”她的声音都快柔出水来了。

某教授放在键盘上的手一僵,看看电脑上的资料,再看看眼前眼波流转的老婆,难以取舍。

凌凌坐过去:“杨老师,需要我帮忙吗?”

杨岚航想了想,递给她两份资料:“帮我看看这段翻译吧,有些中文的专业词汇我不太确定。”

凌凌心里鄙视某教授:中文没学好吧,专业词汇都不会用中文说,真给我丢脸。

掀开资料,上面一连串航空航天词汇,凌凌幽幽抬眼,望着眼前的人,这位完美如虚幻的男人,就是传说中的科学家。“科学家”这三个字用在杨岚航身上,越发美好!

可是她这个科学家夫人貌似过得不太幸福,她忍不住幽怨地说:“杨教授,你的心里除了航天飞机,还能装下别的东西吗?”

闻言,某教授当机立断关了电脑。

“你干什么?”

“我让你知道,我心里装的是什么。”

一阵天旋地转的吻,衣衫半解,春光乍泄。

凌凌缩在他怀里,一边解着他衬衫的扣子,一边问:“想我,为什么天天睡客房?”

某教授轻叹:“你每天晚上都睡得那么早,我不忍心叫醒你,又怕自己忍不住叫醒你。”

Action3

某夜,黄金时段。

凌凌正聚精会神坐在电脑前逛网店,只觉一阵淡淡的茉莉香袭来,一445

个人从背后抱住她,双手环过她的纤腰。

她扭头,见某教授披着纯白色的浴袍,肌肤上凝着温润的水珠。

“凌凌,你忙什么呢?”

“我买东西呢。”她一边浏览淘宝网的界面,一边飞速敲打键盘,忙得不亦乐乎。

杨岚航不再打扰,转身走到沙发前,收好沙发上的半袋薯片,摆正沙发靠垫,又把茶几上开心果的果壳扫干净,茶几擦得锃亮。

整理完之后,他沏了两杯茉莉花茶,端了一杯放在凌凌面前的电脑桌上。

十分钟后,某教授按捺不住了:“还没买完吗?”

“嗯,我看中条裙子,”某女生愁眉不展,“一百八十八,我想跟店主讲讲价,可我跟她砍了十分钟,她连十块钱都不肯便宜。”

为了十块钱……

某教授无语良久,断然决定推了周末的事情:“那就不要买了,周末我陪你去逛街。”

“我没时间,周末约了实验。”

某教授沉默了,坐沙发上独自喝茶。

二十分钟后,凌凌终于闷闷不乐地坐到沙发上,意兴索然。

“怎么了?”

“店主真小气,一分钱都不给我便宜,不买了!”

“凌凌,虽然勤俭持家是好事,可是……”虽说某教授一直不愿意把全部身家摆出来,可现在他有必要让老婆了解一下他的经济状况,“我的家产,应该足够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凌凌坐直,一脸严肃地看着眼前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老公,虽然你的工资不算低,但是除去我们日常开销,应酬,还有给我妈妈的钱,我们每个月只能存下一两千,不节省点不行的。还有,我们不能一直住学校的房子,我们还要攒钱付首付呢。”

“攒钱?付首付?”某教授愣了。

“杨教授,我知道这两个‘经济学’范畴的词汇,对您来说非常陌生。”凌凌拍拍胸口,“没关系,有我在,我们绝对不需要啃老的。”446

遇上科学家

当爱情

“我的经费卡呢?里面没钱了吗?”

“呃?经费卡?那不是学校财务处的钱吗?”

杨岚航深深叹息:“横向课题剩余的经费,财务处只留百分之八,剩下的全是你的,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我的?!”凌凌愣了半分钟,急忙去包里翻记事簿,抱着计算器算某教授的经费卡里面到底剩下多少钱。一小时后,计算器上显示出一长串的数字。

“怎么样?算明白了没有?”某教授温柔地搂住她的肩,浅吻她的脸颊:“很晚了。”

勤俭持家的杨太太艰难地擦汗:“等等,我去把裙子拍下来。”

某教授:“……”

Action 4

某日,凌凌正忙着处理实验数据,乔乔和肖肖过来拍拍她:“凌凌, 走吧,吃饭去。”

“你们去吧,我不饿。”

乔乔抓狂:“你都几天没吃饭了?杨老师不就是出个差吗,你至于这样茶不思饭不想的吗?”

“杨老师是谁?”凌凌盯着电脑问。

“算了,真拿你没办法,要不要我们给你带饭?”

“不要了,我真不想吃。”

乔乔和肖肖走远,凌凌郁闷地趴在桌上。

唉!不就是出个差吗,至于她茶不思饭不想?可是,就是连续几天吃不下饭。

一周前,她突然接到杨岚航的电话,说某某军区一个项目的材料出了点问题,让他马上过去,之后人就没了。

也不知去了什么深山老林,手机没有信号,网络也不通,从此音信全无。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她正暗暗发誓,下辈子绝对不让杨岚航再做“科学家”,死也不让。447

手机在桌上疯狂地振动,凌凌瞄了一眼,一见上面闪烁着三个字——杨老师。她以最快的速度抓起手机。

“喂!”不等对方说话,她抢先问,“你在哪儿呢?”

“办公室。”

办公室?

“哪个办公室?”

“学校。”

他回来了?来不及细想,凌凌直奔某教授的办公室,连门都没敲直接冲进去。杨岚航坐在办公桌前,还是那么帅,衬衫整洁如新,头发一丝不乱,全身上下找不到一点点风尘仆仆的感觉。

Action5

悬了半个多月的心总算放下来,她才留意到办公室里除了杨岚航,还有另一个文质彬彬的男生,站姿笔直,神色恭谨。

“杨老师。”虽说他们无意隐瞒彼此的关系,可在学校,他们毕竟是师生关系,总要低调些。

杨岚航的眼光落在她身上,良久后介绍说:“他叫李家平,X指挥学院委培的工程硕士。她叫白凌凌,我的……学生。”

“师姐好!”

“别客气,叫我凌凌就行了。”如果能叫她师母就更好了!

“你先让他熟悉一下课题,初步给他订个研究计划。”

“好。”凌凌看一眼旁边超亮的电灯泡,只能谈正事,“上回您交代的专利证书的事情,我问了事务所,至少还要等半年多才能下来。”

见某教授皱眉,凌凌试探着问:“您是不是特别急?要不,我再找找事务所的所长,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杨岚航沉思片刻:“不用了,我自己想办法。”

“哦。还有,加藤教授来T大交流访问的时间定了,下个月15号,行程也安排好了。”

“嗯。”

“本科生的毕业论文我已经修改好了,您要不要再审一遍?”448

遇上科学家

当爱情

“不用了,你看过就行了。”

某教授欲言又止,掩口轻咳。

“杨老师,还有什么事吗?”

“嗯……”某教授也看了一眼旁边的男生,淡淡地说,“我下午约了李校长谈事情,有事打电话给我。”

“我没事,我下午也约了实验。”

目光在空气中交会,他浅浅一笑,淡淡的优雅,淡淡的疏离,还有他独有的淡淡的味道,某女生顿时魂飞魄散。

迷迷糊糊带着新师弟出门,刚走到楼梯口,就见杨岚航脚步匆匆出了办公室,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是,很急……”

杨岚航看见她,微微颔首,又继续对着手机说:“好,专利号是ZL******”

他,有时候,那么遥不可及!

Action6

做完实验,凌凌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

一进门,她甜甜地喊着:“老公,我回来了!”

没有人应。

餐桌上,摆着刚刚做好的饭菜,还热着。桌上有一张字条,上面的字迹和他的人一样清逸:

凌凌:

很抱歉,来去匆匆。

你瘦了很多,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你的航

凌凌匆忙拨通杨岚航的电话,已关机。

放下手机,她像埃塞俄比亚难民一样,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

然后,她发短信给他:“我全都吃完了,很好吃,虽然你煲的汤没有放盐……”449

军用直升机即将升空,引擎呼啸,油气弥漫。

杨岚航掩口剧烈地咳嗽,咳嗽声不亚于引擎声。

他对面的军官拿出一瓶准备好的止咳糖浆递给杨岚航,他接过喝了一口,勉强压下咳嗽。

“杨教授,参谋长特意交代,让您在家里休息一天,明天再回去。”

杨岚航笑了笑:“不用了,让我太太知道我病了,她会担心。”

Action 7

短信提示音响起,凌凌即刻放下手中的试样,抓起手机看,又是朋友短信的祝福:“生日快乐!”

唉!她倒是想快乐,可惜老公兼老板下落不明,她怎么高兴得起来?

“师姐?”

她还在对着短信发呆。他答应过她,等她过生日,无论再忙也会抽出一整天的时间陪她约会。结果,短信也没有。

一只拿着样品的手伸到她眼前:“师姐?”

“呃?”

“你看这个样品磨成这样行吗?”

她凑过去,迎着正午的阳光细看:“划痕还是有点深,你一定磨得太用力了,要轻一点。”

“我已经很轻了。”

凌凌看一眼帅哥师弟强健的手臂,深表赞同。

“还要再轻一点。”

帅哥表示无能为力。

“跟我来。”凌凌拿着样品,走到实验室的磨样机前,把样品放在他的手指间,又抓着他的手极轻极轻地放在正慢速旋转的砂纸上:“你感觉一下,就这样的力道。”

李家平的目光落在凌凌的脸上,久久移不开。

“找到感觉没?”

“找到了。”他俊脸微红,“师姐,今天是你生日?”450

遇上科学家

当爱情

“嗯。”她聚精会神地控制着手上的力道。

“你晚上有空吗?”

“有啊,什么事?”

“我请你吃饭吧。”帅哥腼腆地笑了笑,“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

凌凌正考虑着怎么拒绝。

一声淡淡的轻咳,凌凌猛然回头,只见一个优雅的身影站在制样室的门口,望着他们两个人,确切地说,是两个人抓在一起的手。

她立刻抽回手。

她发誓,她不是故意的,她纯粹是为了神圣的科研事业。

“白凌凌,你来我办公室一趟。”某教授一脸阴森。

凌凌却是一脸兴奋,快步走向门口,走了两步,回头丢下一句:“抱歉,我今晚没空了。”

Action 8

她敲门,灰溜溜地走进某教授的办公室。

凌凌正欲开口,一双手直接抱住她,把她搂在怀里。她顿时忘了要解释什么,只顾着为眼前的人神魂颠倒。

“航。”她的指尖细细抚过她思念的脸颊,下颌消瘦了许多,脸色苍白,看得她心疼不已。他总是这样,工作起来连命都不要。

“你是不是很累?”

他摇头:“不累。”

“想我吗?”

温润的唇落下来,给了她想要的答案。

激吻,纠缠,办公室激情演得如火如荼,就快进入限制级。

某教授的手机特别不配合地响了,他不得不放开她,清了清嗓子,接通电话。

“陈教授,您好!抱歉,前段时间在军区禁地,信号屏蔽……嗯, 什么事?您说吧。好,应该没问题,我需要看看数据……现在?”某教授看一眼怀中面色红润、眼光迷离的老婆,“我今天没时间,明天吧。我明白,可是……”451

见某教授面露难色,凌凌知道一定是重要的事情,识趣地整理好扯乱的衣襟:“去吧,晚上记得回来吃饭。”

某教授断然对着手机说:“明天早上八点,我一定过去。”

然后,直接挂断电话。

凌凌摸着某教授不整的衣领,媚眼如丝:“陈教授催得这么急,一定很重要,你怎么不去?”

“你认为此时此刻,我还能看得懂那些实验数据吗?”

“杨教授,你开始堕落了。”

“我早就堕落了。”

Action 9

丝丝缕缕的光从百叶窗合着的缝隙掠入,洁白的大理石地面映出痴缠的光与影。

几声谨慎的敲门声毫不客气地响起。

凌凌特郁闷地从某教授怀里闪出来,理顺头发,想用手心冷却一下脸上的滚烫,却发现手心的温度更高。

杨岚航平复一下呼吸,声音依旧清淡:“请进。”

李家平拿着一份材料进来,悄悄看一眼凌凌,才对杨岚航恭恭敬敬地说:“杨老师,这几份入学材料需要您签字。”

“好。”杨岚航拿起笔,快速签完,“实验设备熟悉得怎么样?”

“都学会了,多亏师姐关照。”

凌凌心中感叹:师弟啊,师姐对不起你,师姐忘了告诉你,我有个特别小肚鸡肠的老公。唉!你自求多福吧。

“嗯。”杨岚航沉吟片刻,“我刚好有个合作的项目需要人,明天我带你过去了解一下项目。”

某帅哥一脸不明所以:“可师姐已经帮我制订好研究计划了,我和她做一个课题。”

“没关系,她的课题我会安排其他人。”

李家平又瞄一眼凌凌,见她沉默不语,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哦,好的。”452

遇上科学家

当爱情

李家平拿着材料退出去。

“杨老师,这叫传说中的假公济私吗?”

某教授淡淡地回答:“这叫防患于未然。”

“防患?防他还是防我?”

“一举两得。”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胸狭隘了,我不过是教他磨样,你当初不就是这么教我的?”

某教授牵起她的手,握在手心里:“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手握起来很舒服?”

“没说过,不过,你说过我的另一个部位握起来更舒服。”

“凌凌,我们回家吧。”

“等等,我先去收拾下东西。”

“我在楼下等你。”

Action 10

一路奔回制样室,李家平还在认真磨样,凌凌打个招呼,迅速收拾东西。

“师姐,”李家平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听说杨老师有老婆了。”

“嗯?”她当然知道,没人比她更知道了。

“杨老师很喜欢他老婆,在部队的时候,他自己因劳累过度病了,还惦记着他老婆,一定要回来看看她才放心。”

凌凌扭头看向窗外,刺眼的阳光照在眼睛里,酸酸地疼。

“师姐,我没别的意思,我……”

她知道李家平一定从她的表情里看出了些什么,怕她的感情没有结果,才会告诉她这些。他真是个不错的师弟。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凌凌笑了,“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 就是嫁给他!”

在李家平错愕的表情中,凌凌快步下楼,见到杨岚航第一句话便是: “你病了居然不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当我是你老婆?!”

“只不过有点伤风,现在已经好了。”453

“你还想骗我?!今晚去睡客房!”

一听要睡客房,某教授不打自招:“我没骗你,开始时是伤风,因为没及时治疗,所以发烧了。”

“然后呢?”凌凌板着脸问。

“得了肺炎。不过,现在好了,完全好了。”

刚巧几个学生从材料楼里出来,杨岚航悄悄拉拉凌凌的手:“别生气了,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回什么家?!去市医院。”

“……”

“做个全身检查,一项指标不合格,你就给我住在医院里。”

Action 11

在医院里耗了一下午,各项检查的单子厚厚一沓,凌凌逐一向医生咨询,确定某教授身体状况良好,才在某教授一再保证会注意身体的情况下,准许他回家。

一进家门,某教授顿时兽性大发,横抱着她走进浴室,之后,熟练地解着她的衣服。

“你干什么?”某女生明知故问。

“医院病菌多,需要洗干净。”

衣服一件件落尽,温热的水流下,他的亲吻比水流更密更急。她回应着,柔软的身躯丝丝入扣地缠住他,杨岚航再难自控,只想拥有她。

偏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特殊的铃声表明对方是李校长。

压下四肢百骸的火焰,杨岚航关了水龙头,伸手摸出手机。

他接通电话,声音微微沙哑:“李校长……”

他清清嗓子,继续说:“嗯,回来了。已经解决了……是,测试结果出来了,全部符合要求。”

凌凌看着眼前的男人,每当他认真思索时,总有种慑人的魅力。即便在这样暧昧的姿势下,他依然有种清心寡欲的清高。

她坏坏一笑,悄悄爬到他身上,她感觉到杨岚航浑身一僵,咬牙看着她。454

遇上科学家

当爱情

电话里的李校长又问:“测试结果怎么样?抗弯曲强度可以达到多少?”

足足十秒钟的沉默,杨岚航回答:“嗯,好像能达到1000MPa。”

“好像?”李校长对这个用词显然不太适应。

杨岚航知道现在他根本无法正常答话,于是说道:“李校长,我现在有点重要的事,我一会儿打给你。”

不等对方回答,他直接挂了电话,关了机。

“不要啊,我错了……”此后,浴室里只剩下肆无忌惮的呻吟声,久久不绝。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