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终于把你留在身边(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594f.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自从凌凌经受了杨岚航的魔鬼辅导之后,她再没见过杨岚航,直到考研成绩下来,参加复试那天,她才再次见到他。看着面前坐了一排面容严肃的老教授,还有挤在门口向里面张望的一群学生们,她的心紧张地狂跳。

她早听说材料学院的老师一个比一个较真,而她除了考试的那些重点,其他的完全不会。这种情况下,再看一眼坐在下面西装笔挺的杨岚航,真是看他哪里都顺眼,不苟言笑的正统,才华横溢的自信,修身养性的底气,坐在一群老头子中间,就是与众不同。

“各位老师好,我叫白凌凌,我本科学的电子自动控制。”

她话音刚落,一个看起来很严肃的老师开始提问:“既然不是学材料的,我就不问你太深的问题,你简单说说分析材料的几种方法吧。”

她依稀有点印象,可一时紧张想不起来了,心虚地抓抓头发,她求助地看向杨岚航。问问题的老师也转头看他,表情似乎在说: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这问题不难吧?

杨岚航掩口轻轻咳了一声,低头看着手里的成绩单说:“SEM,TEM,XRD,EPMA。”

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拜托他说中国话行吗?

“S……E……T……M……”凌凌努力想重复一遍,可惜记不住了。

[

当爱情

遇上科学家

有一个秃顶的老师实在等不了,打断她:“算了,你就说说,你对现在的工程材料有什么看法吧。”

看法?这些老师能不能不问这么抽象的问题啊?凌凌此刻终于深刻地体会到——杨岚航在她毕业答辩上问的问题,原来还不是最变态的。

她想了半天,窃窃地问:“您说什么材料?能再说一遍吗?”

下面的老师全部低头,半天没人说话,后面等着答辩的学生都在偷笑。凌凌更加慌张,一个人不安地站在最前面。又一个老师见有点冷场, 只好问:“那你会什么,就随便说点什么吧。”

她很无辜地看着他们,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你为什么要选择学材料?”

“因为材料有前途!”

她总算答上来一个问题,貌似答得有点不太好。下面的老师用无比同情的眼光看看杨岚航,再没人说话。凌凌也无比同情地看着他,估计他从来没这么丢人过。

杨岚航舒缓地靠在椅背上,对她笑笑,那种笑容似乎在告诉她: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凌凌深吸口气,搓搓满是汗水的手心,紧张的情绪稍稍平复些。

“你为什么认为材料有前途?材料的前途在哪里?”杨岚航终于开口,镇定平和的语调轻拂过她慌乱的心,“不用紧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

这个问题再不回答实在说不过去了,就算答得不好,也比一个问题都不答好,“因为……因为……”

其实,她对材料的了解仅限于一次工艺设计课上老师对材料界的“诋毁”,现在,她当着这么多材料专家的面,诋毁工程材料,貌似不太合适。可是……蓦地,她空白的大脑里跳出一行字:“天才都是世俗无法理解的。所以,他越是看不起你,你越要展示出你的自信……”

思及此,她心一横,大声说:“因为材料发展得太滞后!”

此言一出,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她。

她被看的有些心虚,偷偷瞄向杨岚航,他依旧维持着平和的笑容。她顿时热血沸腾,朗声说:“机械和电子的加工工艺已经非常成熟,可还是133

不能满足生产的需要,这是因为工艺再先进,材料也满足不了需求……现在的材料,韧性好的强度低,硬度高的很难加工成复杂形状,缺陷又多,机械电子和信息产业在飞速地发展,而材料始终跟不上步伐。”

她停下来,观察一下各位的老师,小心地补充一句:“所以我想学材料,材料专业的发展前景很好。”

“嗯!”杨岚航又问,“以你的观点,信息产业最需要什么材料?”

当她听见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彻底被杨岚航的智商征服了,这么适合她的问题他都能问得出来。

她很快回忆起计算机组成技术老师对未来信息产业的展望,自信地回答:“从技术上说,微电子行业能做出运行速度更快,存储空间更大的中央处理器和内存,可惜受到材料性能的制约。如果能有散热性极好的陶瓷,有真正意义上的永磁,超导,或者生物材料能被利用,计算机完全可以和人一样智能化……”

杨岚航一声轻笑,侧身对身边一位秃顶的老师说:“看来信息产业对我们寄予厚望。”

那位老师满脸不屑:“我就不信,给他们生物材料他们能做出人脑来!”

另一个老师插话:“超导?永磁?依我看,有必要给其他专业老师普及一下工程材料基础知识。”

“……”

凌凌悄悄眨眨眼睛,貌似这个问题她答得不是很好。

几位老师讨论够了,杨岚航坐正,又问:“你听说过工程计算用的模拟软件吗?”

“我学过一点Ansys和Pro/E。”还好软件工程课的老师讲过一些。

杨岚航眼睛闪动一丝讶然:“你学过Ansys?”

被他另眼相看,她顿时感觉特别骄傲,信心倍增:“嗯。Ansys很人性化,所有程序都是模块化,使用的时候直接调用就可以,简单易学。”

大家都用这么怪异的眼光看她是什么意思?她说错了吗?“简单易学”可不是她说的,是她老师说的啊!

“嗯,既然简单易学,你以后可以尝试利用Ansys做些数值模拟。”杨134

当爱情

遇上科学家

岚航看看其他老师,见所有老师都没有问问题的意思,说:“不过,你专业知识了解得太少,如果想研究生顺利毕业,必须先学些最基本的专业知识。”

“是!我知道!”她点头。

“这样吧,你先来我们实验室,学学实验技能。”

听这个口气,她的研究生复试已经通过了。她赶紧鞠躬,表示感谢: “谢谢老师!”

鞠躬完毕,她在许多考生羡慕的眼光中走出去,走到门口,凌凌又回头看杨岚航一眼,他正一边起身,一边说着:“谢谢!”

见他也走出来,向来懂得知恩图报的凌凌特意站在门口,深深地给他鞠躬:“杨老师,刚才谢谢您!”

“不用客气。你答得不错,比我预想的好。”

“……”这是夸她吗?为什么她觉得不像呢?

杨岚航看看手表,马上要到午休时间了,他说:“你稍等我一下,午休时间我带你去办公室找一些资料,你至少该知道什么是SEM,TEM。”

“好的,谢谢杨老师。”

凌凌在走廊等了不足十分钟,杨岚航便第一个从复试房间内走出来, 没有多余的表情和言语,只在经过她身边时,淡淡说了一句:“跟我来吧。”她急忙快步跟上去。

走进办公室,杨岚航打开他的书柜,凌凌一见书柜里清一色厚厚的英文原版书,顿时头晕目眩,定睛看看书名,除了“of”她一个单词都不认识。如果他真给她本英文版的专业书,她估计自己后半生什么都不用做了。

杨岚航看看她的表情,也对着上面的天书文字皱皱眉,在书柜里翻找了好长时间,最后找出一本很破旧的《分析测试方法》,递给她:“你回去把这本书看一遍,看完之后找我。”

“嗯,好的。谢谢杨老师!”

“你带U盘了吗?我再给你拷点课题的资料。”

“带了。”135

他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凌凌快速从包里找出U盘走过去,刚好看见杨岚航将自动登录的QQ最小化。

她被吓到!他也聊QQ?偷偷看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凌凌实在想不出来他在网络上跟人调侃是什么样子。估计说的都是无聊得要命,且没人能理解的话题。

凌凌拿着U盘四处看看,没找到他的数据线,只好蹲在地上找主机上的插孔。

“我来吧。”他俯下身,一股很淡的茉莉清香从他发丝间袭来,味道醉人的清新。她一个失神,他已经从她手中拿去U盘,清凉的手尖从她掌心掠过,有点痒痒的,她将手心在牛仔裤上蹭了蹭。

虽然不讨厌他的贴近,可总还是有点别扭。

她欲起身与他保持点距离,头发不小心挂在他衬衫的纽扣上,她一急,用力一扯,缠得更紧。

这是什么破扣子,一个男士衬衫干吗弄包嵌这么复杂的工艺?

凌凌刚要再用点力拉,杨岚航捉住她的手腕,略显笨拙的手小心翼翼地解着她的头发,白皙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色。

这个距离,她不仅可以清楚地看见他完美的五官,极具吸引力的眼睛,还可以感受到他紊乱的呼吸,时轻时重的节奏乱了她的心跳。

片刻的失神后,她发觉杨岚航的目光也停留在她脸上,看似很久了。她脸一红,退后一步。柔柔的黑发顺着他的掌心滑下,那一瞬间,她隐隐察觉到他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出现一抹暗光。

这个眼神实在是——相当暧昧,让凌凌联想起网上讨论得最激烈的新消息,某某大学教授性骚扰女学生……

嗯!她怎么会有这么不纯洁的思想?一定是最近八卦新闻看多了。

“呃,杨老师,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嗯,那些电子版的资料你可以慢慢看,有不明白的随时可以问我。”

她点点头,走向门口,开门时忍不住回头再看一眼若无其事整理着桌上文档的杨岚航,他是那样沉静内敛,那样清冷优雅,让她宁愿相信有女学生骚扰他,也不信这么清高的人会挑逗自己的女学生。正是这份对杨岚136

当爱情

遇上科学家

航坚定无比的信任,让凌凌把所有明示暗示的深情归结为她自己的思想不纯洁。

考研的复试成绩当晚就公布了,凌凌看见自己挺理想的分数,彻底松了口气。终于熬过了往事不堪回首的日子,终于成功地考上了研究生,不醉生梦死过上几天神仙的日子,怎么对得起自己?当晚,她请T大所有的好朋友们吃饭,KTV,大家疯到很晚。大家在KTV唱得正欢乐,凌凌忽然发现有一台电脑可以上网,立刻奔去登录QQ。

“永远有多远”不在线,不知道在忙什么。等不到他,她只好给他留言,因为带着几分醉意,她的留言也有些混乱:“伟大的科学家网友,我考上研究生了,我今天特别高兴!特别,特别高兴!”

“你知道吗,今天复试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变态被所有老师同情的表情,我特别开心,我估计他一定在想:我也知道她笨,可是没办法,朋友拜托我帮忙。”打字的时候,她笑了很久,又继续发消息,“你放心, 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我会好好努力,向他证明,我白凌凌不是一无是处!”

等了好一会儿,涟涟来找她,她正想关了QQ,一条消息显示在对话框里。

永远有多远:“你喝了多少酒?身边有人陪你吗?”

她急忙回:“有呀!涟涟陪我呢,我的好闺密,你放心好了。”

永远有多远:“那你好好放松一下,回到寝室给我留言。”

凌凌:“我回寝室肯定断电了,不能上网。你放心吧,我一定没事的。我先下了,朋友找我去唱歌呢,拜!”

她关了QQ就去继续玩了,和朋友们疯到过了午夜才回寝室。涟涟送她到了寝室门口时,她正好看见一辆熟悉的车经过她的公寓门前,如果她没记错,那应该是杨岚航的车。不知这午夜时分,他是要出去,还是刚刚回来?

车子经过她身边时,她依稀看见车窗内,杨岚航清冷的侧脸,以她半醉半醒的审美观来看,这男人长得太造孽了!她以后要尽量少看,否则她的审美观肯定被他毁了。137

第二天中午时分,凌凌正睡得酣畅淋漓,寝室电话狂响。在电话响到第五遍的时候,她终于抱着对打电话人坚定执着的膜拜,爬起来接电话。

“您好!”

“请问白凌凌在吗?”

听见郑明皓熟悉的声音,久违的心酸让凌凌顿时睡意全无,捧着电话在寝室的椅子上坐下:“为什么不打我的手机?”

“怕你不接我电话。”郑明皓说。

“你怎么把我想得那么无情无义!”

“哦!这么说你手机总是关机是因为没电?”

她干笑两声,自从接到郑明皓的那条短信,她总是关机,很怕接到他的电话不知该如何应对。后来有一次凌凌听见室友聊天,才知道郑明皓实习的公司派他去B市负责一个项目,因为机会难得他休学去了B市。项目结束后他再没回T大,留在B市自己创业。

听到这个消息,她一夜没睡,脑子里全是她和郑明皓相处的点点滴滴。她知道自己亏欠他太多了,恐怕永远都还不清了。。

“听说你复试通过了,什么时候请我吃饭?”郑明皓在电话里问她。

“你不是在B市吗?”

“我现在坐飞机回去估计能赶上吃晚饭。”

如果他不是这么说,她真的很想和郑明皓吃顿便饭,叙叙旧,可惜,他的言语之间还带着对她的期待。她忍下说“好”的冲动,委婉地拒绝:“我晚上答应了请我寝室的人吃饭。”

“那正好,跟你没名没分这么久,我也该光明正大地见见人了。”

“你长得太丑,我怕你吓到别人。”

“你审美观差没关系,你不能以为所有女人都和你一样没品位!”

“就你品位高?!”她愤然鄙视回去。

电话那边的声音顿了顿,一副很谦虚的口吻说:“的确没高到哪儿去!”

凌凌刚想问问他什么时候学会谦虚了,仔细回味一下他的话,才发现她这不是在贬低他,而是在贬低自己。138

当爱情

遇上科学家

这个话题太敏感,她决定换一个无公害的:“听说你自己开公司了, 怎么样?”

“我刚刚谈成第一个项目。”

“恭喜你。”

“理想每个人都有,我不说不代表我没有。”

凌凌又一次感觉自己的心被人出其不意地刺了一剑,血流不止,拿着电话的手也随之颤抖:“我贬低你的每句话你都记着吗?我跟你开玩笑的。”

“你觉得我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吗?!”她刚想表示赞同,郑明皓补充说明了一下,“你贬低我的话我都不记得了,除了你说我每天只会混吃等死,ASP和JSP都不懂,把T大计算机系的脸都丢尽了,以及没有女人会喜欢我这种男人,谁要嫁给我那就是往火坑里跳。还有,你说我这种人幸好活在社会主义,不然早饿死了。”

“我说过吗?”她努力望着天花板回想,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她都说过。

“公元2004年5月17日9点20分,你问李微会不会用ASP调用数据库……”

“停!郑明皓,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是我见过的男人里最心胸狭隘的一个!”

“等一下,”他说,“我拿记事本记一下,我最近太忙,记性不大好。”

她扑倒在桌上,狠狠用手打自己的头,怎么贬低他的习惯就改不了呢?听见电话里真有写字的唰唰声,她可怜兮兮地恳求:“你能让我把话收回吗?”

“哦?等一下,我划掉。”

“谢谢!麻烦你在后面写一句……”她极力把自己所会的赞美词汇用在他身上,希望可以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你是我见过的男人里最可爱、最真诚、最善良的一个。”

“不包括没见过的。”

“……”这个话题更敏感。139

郑明皓见她不回答,又问:“你打算什么时候面对现实?”

“我没有不现实。”

“你对他不过是一种迷恋,因为见不到,所以把他幻想得和神一样完美。网恋没有好结果的。当你见到真正的他,和他在一起朝夕相处,你也许会非常失望。”

“其实你对我何尝不是一种迷恋?等有一天我和你在一起,我也一样会让你失望。”

短暂的沉默后,郑明皓说:“你知道吗,以前汪涛常常在寝室夸你,他说你懂得尊重,你从不要他送你礼物,也不送他贵重的礼物;你穿的裙子是名牌,却从不嫌弃他破旧的衣服;你每天毫无怨言地跟他吃食堂,改善生活顶多和他吃顿小饭馆……他说你是个好女人,是那种该娶回家好好珍惜的。每次听他这么说,我都很想问问他,是不是真的看不见你眼神里的绝望?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你始终没放下过去的感情?”

顿了顿,郑明皓又说:“他看不出来,可我能,我看得出你有多爱他。白凌凌,别折磨自己了,想见就见见吧,哪怕吃顿饭,聊聊天,你不能搂着键盘过一辈子。”

她哭了,眼泪顺着脸,顺着话筒,一滴滴落在桌上。郑明皓原来才是真正懂她、爱她的人。他的爱像是压抑在平静湖面下的急流,她一不留神,就会被吞噬。

“我……”她哽咽着说,“谢谢你!”

“你哭了?早知道我不这么煽情了!”郑明皓的声音有些内疚。

他的确太煽情了,弄得她都想嫁给他了:“难怪李微说没有女人能抗拒你这张嘴,原来是这个意思。”

“我想,他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嗯?”

“有机会你试试就明白了。”

凌凌的脸倏地涨红,拿着电话哭笑不得。

“今天到此为止吧,以后想找我聊天打我手机,我从不会忘了给手机充电——尽管它从来不响!”

“你能不能不讽刺我?”140

当爱情

遇上科学家

“好,下次我在煽情方面再加强点,拜!”

“拜拜!”

挂了电话凌凌在电话边呆坐良久。是谁说男人和女人之间可以有纯洁的友谊?她正在用鲜血淋漓的例子向世界证明,最折磨人的感情不是爱情,而是男女之间“纯洁的友谊”!

平复了下心神,她拿出杨岚航给她的《分析测试方法》,继续膜拜材料科学高大上的实验手段。书太枯燥乏味,让她不时走神,想象着:大洋彼岸的人在做什么?是否正在用这些精妙绝伦的分析手段观察他的实验样品?是否又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科学结论?

这么想着,那枯燥的理论书立刻变得津津有味。她认真读了三天,将一本书读了两遍,才鼓起勇气给杨岚航打电话,告诉他:“杨老师,您让我看的《分析测试方法》,我已经看完了。”

“嗯,你来我办公室吧,我带你去看看这些设备。”杨岚航说。

“啊?”她一时没听明白。

“只看书本很难理解,我带你去看看书上介绍的几种分析测试仪器。”

教学与实践相结合——这难道就是MIT非比寻常的教育理念?了不起!

“好,我马上就去。”

挂了电话,凌凌匆忙在柜子里找出一件看起来很娴静的衬衫,配上淡蓝色的牛仔裤,确认自己从上到下都是好学生的模样,才去见杨岚航。

杨岚航带着她走进材料学院的分析测试中心,他先帮她介绍每一位实验老师,拜托他们照顾她,每一位老师都很和气,让他们随便看看。他一样一样地给她详细地介绍设备的功能和原理:“这就是配有EDS和WDX的FE-SEM,目前最常用的分析设备,这是真空装置;这是TEM,利用衍射斑点确定反应相,理论依据就是布拉格方程;这套设备配有EBSD,电子背散射衍射或取向成像显微技术……”

真实的设备配上杨岚航细致详细的讲解,书本上看似深奥的东西马上变得浅显易懂。仅仅用了一个下午,凌凌已经完全熟悉了几种常用的分析手段,对它们的优缺点熟记于心。141

参观完毕,杨岚航对她说:“我有个会议,要出差几天,你好好研究一下这些常用的设备,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来测试中心问这些老师,他们人都很好,你不用害怕。还有,你如果有时间最好多来看看他们如何分析样品,以后你分析的时候会比较容易上手。”

“好的,我明白了。”

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信用卡:“这张卡你拿着,密码是123456。有机会给测试中心的几位老师买点礼物。不要买太贵重的,我不是让你送礼讨好他们,只是出于一种感谢。”

凌凌当然没接,推辞说:“不用您破费,我自己买就可以。”

“拿着吧。”杨岚航拉过她的手,将卡放在她手心里,“明天去买一台笔记本电脑,款式和品牌你自己选,性能一定要顶级的。”

路边的桃花又开满了枝头,寂寞地花开花落,萧然地云卷云舒。凌凌站在树下抬眼望着杨岚航,娇颜更胜桃花,明眸写满疑虑。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有一张可以迷死女人的脸,又有让女人爱死的内涵,做事更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如果非要总结一下这样的男人,那只有两个字:可怕!

杨岚航看出她的迷茫,解释说:“下周我要教你做模拟计算,笔记本携带方便点。”

她看看时间,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为了表达一下她对杨岚航的感激,她深觉自己有必要请他吃顿饭:“杨老师,您今晚有空吗?我能请您吃顿饭吗?”

杨岚航立刻会意:“对我,你不需要用这种方式表达感谢。”

“您为我费了很多心,我应该……”

杨岚航笑了笑,淡淡地摇头:“我希望你回报的不是礼节,是感情。”

感情?这句话换了任何一个男人说,凌凌绝对会把这句话的意思理解成:真心想报答我,不如以身相许吧。但这句话出自杨岚航之口,绝不会是这么低俗的意思。

她认真思考了很久,才算领会他的意思:“您放心,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您的教诲,不会让您失望。”142

当爱情

遇上科学家

杨岚航转过身,静静走在路边,枝头飘落的花瓣让他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她跑了几步追上去,跟在他的身后,正不知如何开口,听见杨岚航说:“我听说T大的食堂不错,我们去简单吃点吧。”

凌凌忙点头,尽管他这跳跃性的思维实在非常人所能理解。

晚饭时间,T大的食堂人口密度究竟有多大,BBS上有段苍蝇的遗言形容得最贴切:“我经历过风雨坎坷,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在飞进T大食堂的时候被挤死!”

可想而知,杨岚航这样的男人出现在人潮拥挤的T大食堂,有多么震撼。凌凌不自觉偷偷计算了一下回头率,不计算还好,计算之后才发现杨岚航不但回头率高得惊人,而且看完的人都会低头补充一句:“他不是杨岚航吗?”

“真的吗!他就是那个从MIT请回来的牛人?”

“比BBS照片上的还有气质啊!”

听到这句话,凌凌偷偷瞄了一眼身边的某人,又瞄了一眼,不是她想看帅哥,她仅仅是想确定一下自己的品位是不是真的很差!

再瞄一眼……有没有气质没看出来,反正在喧嚣杂乱的食堂里,在众多平凡男生的衬托下,越发显出他的非凡。

“那个会不会是他女朋友?”有人说。

凌凌偷偷擦汗,嘀咕:“美女啊,拜托你们理性一点成不?我们怎么看也不像一对情侣吧?”

随即,一个女生理性的分析传来:“杨岚航这种男人决不会随便带女人来食堂这种完全没有情调的地方吃饭,除非他们的感情极好,到了不分彼此的地步。”

凌凌再次抹汗,故意很大声地说:“杨老师,您先在这里坐坐,我去帮您打饭。”

杨岚航淡然点点头,了然的目光中噙着暧昧的笑意,笑得让本就不安的她更加局促。她手足无措地伸手撩撩及腰的长发,遮住脸上的红晕。

“凌凌?!”惊诧加兴奋的声音刚落,涟涟已经扑过来搂住她的腰, 来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拥抱。

从尴尬的境地被挽救出来的凌凌刚稳定了心跳,就听见涟涟的惊人之143

语:“哇!难怪每次找你都说忙,原来是勾搭上帅哥了!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哇!脸红啦……你也有害羞的时候?”

这……这绝对是被气的!

涟涟毕业答辩因为不跟她同组,没机会领教传说中的“变态”的魅力没关系,多少也该跟别的女生一样八卦一下,上上BBS,看看人家的样子。

凌凌真想装作不认识眼前这个兴奋得手舞足蹈的涟涟,但貌似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她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他不是……”

话还没说完,又被涟涟打断:“别想瞒我了!都一起来食堂吃饭了,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快点从实招来!”

“他是我的老……师——杨……岚……航!”凌凌字字清晰地解释。

涟涟瞪大圆圆的眼睛,张大的嘴半天才说出话:“我还有事,有空再联络!”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