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宋煜如愿嫁给谢弈,自以为年少初恋两小无猜,不想成亲后不久谢弈对她冷漠嘲讽又娶了妻妾无数。 宋煜死后才明白,这门亲事从一开始就是谢弈对她的报复与羞辱。 重活一世,她又回到了谢弈前来求亲的那天, 宋煜果断将权倾朝野的谢弈拒之门外,转头扬言要嫁就嫁洛阳第一美男子——燕国质子元彻。 人人都笑话她昏了头,长得再俊也比不过权势, 宋煜嗤笑,他们哪知元彻是谢弈除之而后快的死对头; 哪知在不久的将来,元彻将踏破洛阳城门改朝换代,整个天下终将在他的铁骑下俯首称臣。 即使那个人是谢弈。 宋煜求嫁事后,好友打趣元彻,“被用来挡桃花的滋味如何,是不是有苦说不出?” 众人皆笑,元彻也笑。 苦?怎么会苦? 没有人知道他听到这话有多兴奋,当年惊鸿一面,香娇玉嫩雪肤丽色,在以后的日日夜夜里,他早已肖想了她不知多少遍。

《嫁给前夫死对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