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 13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594f.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夷寻应弹指勾走了孙文武的一缕魂,丢在了随手拿出的一个碧玉瓶中。

孙文武失了一魂,躯体不再灵活,更不能驱使那般的邪术。

保证他无法随时逃走后,夷寻应两指成剑虚空一点。孙文武自动迈开两腿,跟在他的后面,缓缓向前行去。

眼看着他们就要穿过那巨大的金色八卦,突然从外面传来了很细微的空气波动声。

“有人来了。”夷寻应后退出来,眸色冷厉地望向门口。

林琅也发现了。她快速往侧边闪去,还未站定,就被夷寻应拉到了他的身后护住。

就在此时,前面暗影闪过,直接扑向了毫无还手之力的孙文武身上。

霎时间,孙文武全身燃起了阴柔蓝黑的火光。而他身上,则是紧紧攀附着他、不容他动弹分毫的方乐。

“当心!”林琅赶忙跑过去,“方乐!你做什么!”

她怎么也没想到,方乐会引出焚香鬼鼎里的火。焚香鬼鼎里的鬼火和平常鬼火不一样。虽然伤不到人肉体,却可以直接灼人魂魄。

方乐这是在用自身鬼魂做柴,引火去烧孙文武的魄!这般下来,孙文武纵然是难逃一死,方乐却也魂飞魄散。

林琅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挥手散出一抹蓝色,直击他们之间。

魂魄已经被黏烧在了一起。硬生生的撕扯中,方乐痛苦地哀嚎着,无形的身体在垂死挣扎中剧烈扭动。

夷寻应探手拢住他那几乎要完全消失不见的残缺魂魄,十指微拢小心扣住,灭去他魂魄上的鬼火。

又厉声道:“忒的无知!他做下这般恶事,即便是一时半刻死不了,却会在地府接受至为严厉的拷问。你何必毁灭自身来同归于尽!”

方乐哭嚎声渐渐弱了下去,眼看着就要再无声息。

哒哒哒的脚步声临近,赵悦音满头大汗地冲了进来。她惊慌地看着这一幕,磕磕巴巴问:“这是怎么了?”

听到她的声音,被灼烧着的孙文武忽然暴躁起来。他以人类无法做到的角度转动着身体,跌跌撞撞地乱跑乱撞。却是无意间踏入了那金色八卦图纹中,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夷寻应眉心轻蹙,一掌继续拢着方乐的破碎魂魄,一手拍在八卦纹路上。满室的金光骤然消失,空中徒留泛着光纹的镜子一个。

镜子足有尺多宽。夷寻应把它拿过,随手塞到衣袋里。偌大的东西,竟是也直接进入不见了。

赵悦音咽咽口水,滋润了下已然干涩的喉咙,声音发紧地问:“他去了哪里?”

“应是到了我布阵的另一侧,学校的偏僻角落。”夷寻应道:“我昨天晚上发现了些事情,察觉到他不对劲,怕你有危险。”瞥了林琅一眼,“特意赶来。”

夷寻应昨晚没睡,特意研究过,学校里还发生过几起跳楼事件。出事的都是男生,而那些女生,都与孙文武有过接触。且,孙文武或多或少对她们都有些迷恋。

他再悄悄查看了下孙文武的宿舍,发现这人居然研习邪术。

赵悦音掩面痛哭,跌倒跪坐在地上:“方乐刚刚和我说,当初他和孙文武是很好的朋友。他和孙文武说了我们俩的事情。就是这该死的混蛋!一直怂恿方乐和我跳楼殉情。说什么既然不能在一起,倒不如在另一个世界继续欢乐生活。”

她哭得伤心至极,泣声在屋子里回荡。在这哭声中,方乐仅存的魂魄碎片也在剧烈扭动。

“你送方乐上路吧。”夷寻应在林琅耳边轻声道:“他这般也是痛苦。你送他而去,许是他的痛苦还少些。”

林琅听出了他的意思,奇道:“不用开鬼门让鬼差来接?”

“嗯,不用。”

林琅也不清楚自己会不会做这种事。她甚至于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做过这种事了。

轻声唱念着,她双目紧闭,抬手轻轻覆在那痛苦的残缺魂魄上。

唱念声空灵缥缈,传入尘世间。让一切渐渐安宁平和。

夷寻应掌心的残魂慢慢地安静了下来,不多久,化作一缕缕淡黄色的光晕,消失不见踪影。

赵悦音泪眼朦胧地看着那抹光晕,眼泪哗啦啦地往下落。

下午的时候,传来消息,孙文武被人发现在学校教学区偏僻的角落里,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见人就咬。

学校保安好不容易把他制住,将他送去医院。路上的时候,人就不行了,咽气而亡。

赵悦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坐车回学校的路上。

淡淡微笑着,她拢了拢刚刚剪短的发,侧过头,和邻座的中年妇人说:“芬姨,我已经打电话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你以后就负责打扫我的房间好了,我雇你。”

“可是……”王芬低头,讷讷地搓着干裂的双手,“可是赵先生和赵太太不会答应的。”

方乐去世后,就是他们两个把她赶到外地去的。让她再也见不到赵悦音,这个她一手看大的孩子。

“他们不答应是他们的事儿,和我没关系。”赵悦音坚定地握住了王芬的手,放在自己掌心里紧紧攥住,“您也是我妈。他们如果不认您,我也不认他们了。方乐已经不在。”

嗓子突然发哑,她吸了吸鼻子,努力笑着:“他不在了,往后就咱们娘儿俩一起过。我已经长大,能自己赚钱。您放心就是。”

公司下班后。

林琅和陆书语都暂时住在公司空着的宿舍内。两人各一间屋。林琅的房间位置不错,虽然偏了点,却很清净。

晚上她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夷寻应过来时候,穿过的八卦图纹有点眼熟。

可惜她活得太久,久到已经记不起很远之前的事情了。是以等到事情告一段落了,她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那是昆仑镜。

夷寻应到底是谁?用昆仑镜穿过空间去到她的身边,使了捆仙索束缚住孙文武,还徒手留住了方乐差点消弭的魂魄……

晚上夜深人静,林琅召了两个鬼差来到房间。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