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 10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594f.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林琅急急退后半步,刚好避开这一袭。大锤不依不饶,继续向前连攻。她侧身闪避,游刃有余。

“这是你多管闲事的下场!”来人瓮声瓮气地说着,语气愤怒。

他中等身材,穿一身极其宽大不合身的运动服,头上罩着面具。双手戴有手套,持着大锤狠命砸来。却又不再像之前那般继续往屋里进攻,而是偏了方向从一侧往林琅身上不断招呼。

林琅明白过来,这人是想把她逼到外面。走廊里黑灯瞎火的,一般人在那般情况下只能束手就擒。

毕竟对方一看就是个男人。怎么说,也能很容易得在那种情况下制服弱小女生。

林琅将计就计去到门外。来人果然跟上。大锤很重。他一锤接一锤地接连进攻着,却不显疲惫,死命往她身上袭来。

只是黑暗之中,他的动作也比刚才迟缓了许多。

林琅轻轻闪躲着,冷静观察他的动作。瞅准个空档,丢出手机砸到他脸上。趁他不备,抬手一记手刀劈上他的小臂。

林琅用力虽然不大,却是聚气凝在手刀上。对方吃痛,大锤咚地落地。

他落荒而逃。

林琅紧追不舍。

眼看着就要抓住这人,前面三四米楼梯转角的方向突然过来一束刺眼光亮,紧接着伴随亮光的是一声尖叫。

林琅撇脸避开光束的瞬间,一个人身朝着她这边快速飞来。

她怕被丢过来的人受伤,赶紧抬手接了一把。快速将人放在地上,再去追,却是没了蒙面人踪影。周围的宿舍都关闭着门窗,也不知他逃到哪里去了。

林琅不熟悉这楼里的构造,无从下手,查看许久后只能转了回来。

她总觉得那个人的身影看着有点眼熟,一时半会儿的又想不起来是谁。应该是见过却印象不深的人。

会是谁呢?

正暗自思量着,被丢到地上的身影慢慢地站了起来。林琅搭把手扶着对方起身,看清相貌后非常意外:“赵悦音?你来这儿做什么。”

赵悦音刚才被空中抛过来,吓坏了。她也意识到自己耽搁了林琅的事情,缩着肩膀说:“我这不是想感谢你,所以特意过来一趟么。”

一看她手机上依然亮着的手电筒光,林琅就来气。想到跟丢了那恶人,便实在没什么好脸色。

随手给赵悦音周身布了个结界,保证这姑娘无论走到哪里,在天亮前不会受到任何来袭的伤害,林琅拎起那个大锤怒吼吼地进了屋,砰的一下把门关紧。

过了会儿她后知后觉极其手机还在外头丢着没拿回来,就又打算出去。谁知刚一开门,便见两个高大身影杵在门口,把没有心理准备的她给吓了一跳。

“你们怎么来了?”她愕然地问着眼前的沈欧亚和夷寻应。

夷寻应拿着她的手机晃了晃,“电话接通后听着不对劲,我过来瞧瞧。怎么样?出什么事了。”

沈欧亚则道:“陆书语听到你在外面和人有争执,打电话通知我。”

林琅把两人让进屋里,倒了两杯水给他们,简单把刚才的事情讲了。

“女生宿舍不准外人随便进,特别是男性,更是禁入。”夷寻应抿着茶道:“这人八成是溜进来的。我和学校保安部的说一声,让他们查查监控。”

“女生宿舍不准男人随便进来?”林琅倒是头次知道这个规定,奇道:“那你们怎么回事。”她提防地打量着眼前二人,“难道也是偷偷溜进来的。”

夷寻应捏着杯子的手骤然缩紧。他和沈欧亚对视一眼,齐齐地保持沉默。

好在林琅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多纠结,她忽地想起了旁的,问夷寻应:“那监控能保存多久?我听顾珂说,方乐出事前,曾经有人跟踪赵悦音,也不知道和这事儿有关系没。能不能调出来当时的监控看看。”

夷寻应倒是头次听说这种事情,自然应了下来,当即就拨通了保安部的号码。

今天出的事情一切都太过巧合,刚好距离方乐自杀整整一年。想要弄清来龙去脉,还得从去年着手调查。

待到夷寻应打完电话,林琅就摸出来自己要填的那几张表格,托了两人帮忙写。

她本来想了一肚子的理由和借口。谁知他们竟然没有问她原因,自顾自地接过就落笔。沈欧亚负责填表格上一个个的小细节,夷寻应则是抽了空最大需要写字最多的自我介绍部分。

出乎意料的是,沈欧亚的字柔和俊秀,夷寻应的字却龙飞凤舞笔锋相当锐利。

字如其人。

林琅凝视着两种各不相同的漂亮字体,若有所思。

“在想什么。”沈欧亚头也不抬地问。

林琅拖了把椅子坐到夷寻应身边,盯着他握笔的修长有力手指,说:“我想着这样的表格交上去,一看就是俩人完成的,先生们会不会为难我,逼问我是谁帮忙写的。”

“不会的。”夷寻应说。

“真的?”

“对。”夷寻应飞速把最后几行字写完,抖抖纸张,自信满满,“老师一看这字儿就知道是我的。压根不需要问你。”

林琅:“……”

那她会不会被先生们罚作业啊?英文很难的好不好。

夷寻应离开前要走了那个大锤子,说是要报案,拿去警局当证物。这样也可以加快赵悦音被跟踪一事的进度。

林琅下意识地想送他出门,都跟着走出屋子三四步了,被他断然拦住。

“好生待着。”夷寻应的语气难得地透着一丝严厉:“外面不安全,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琅凉凉地瞥了他一眼,果断回屋,砰地下用力踹上了门。

面对着这静寂黑夜,林琅越想越不放心。虽说她有紧急需要的时候,能够招来会英文的小鬼们来帮忙。可自己不会本专业的东西,还是心虚得很。万一和人交流的时候出点岔子,那可尴尬。

林琅掏出焚香鬼鼎,晃了晃。不多会儿,一鬼啪嗒掉了出来,落地慢慢伸长,渐渐恢复了原本人身大小。

“你打算做什么!”方乐瑟瑟发抖,吊着的那只眼球跟钟摆似的来回晃荡着。

林琅拿了个苹果去洗,简短说明自己想学英语的意图,“我空闲时间不太多,今晚需要恶补一下。你来搭把手。”

方乐阴沉沉地笑:“对着我这张脸,你也能读得下书?”

“为什么不行。”林琅悠然地啃着刚洗好的苹果:“我在抱犊山上找周乞时,他在抓赤面狰狞鬼。那鬼正吃着东西。我照样在旁边喝茶瞧着不是。”

狰狞鬼的相貌和名字一样丑陋。他们吃什么?血肉。

周乞是谁?中央鬼帝。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