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1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594f.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刚刚下过雨,初冬的天阴冷潮湿。盘山公路蜿蜒而上,点点细密水珠落在路面,溅起微不可见的水花。

一辆汽车小心翼翼地在路上行驶着,突然车身剧烈晃动了下,骤然停住。

咚的一声,额头传来陌生触感。林琅抬手捂住,睁开朦胧睡眼愣了两秒钟,明白过来这种新奇的感觉叫做疼痛。继而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什么。

现在的她,果然是个真真正正的人类了?

坐在后座的孟清云开始阴阳怪气:“老李你怎么开车的,没看到林琅没系安全带嘛,也不知道慢点儿。看,林琅撞头了吧。她家那么穷,从小到大都没坐过私家车,很多细节都注意不到,你……”

话没说完,孟清云的手臂被身侧女生拽了拽。

孟清云抬头,便见坐在副驾的林琅正静静望着她。那清冷倨傲的双眸中泛着凛冽的寒意,宛若出鞘的尖锋利刃,刺得孟清云瞬间脊背浮起一层冷汗,半个字儿也说不出了。

司机老李试图发动车子,却怎么都没法继续前行。几人下车查看,发现车轮卡在了浅坑里。

孟清云跑在路旁的水浅处,对那女生抱怨:“刚刚你拽我干什么。本来就是她穷不知道系安全带嘛,难道还不准人讲了?”说着狠狠剜了不远处的林琅一眼。

她和林琅不对盘,这是整个英文系,乃至于几乎整个庑南大学都知道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沈欧亚。

孟清云对沈欧亚的心思,那是整个英文系,乃至于几乎整个庑南大学都知道的。所以别人都远着沈欧亚,生怕惹怒了这位孟大小姐。

除了林琅。

林琅不知怎么的,也是摆出了一副非沈欧亚不嫁的模样,一次次试图接近他。甚至于敢为了他,去拜托那位冷心冷脸的学生会会长。

这不是摆明了在挑衅孟大小姐?自此以后,孟清云看林琅越来越不顺眼。

情敌相见,谁丑谁尴尬。

以前就罢了,因为林琅不会打扮活脱脱就是个土包子,孟清云当然不去理睬。

今天不知怎的,林琅明明穿的还是那些旧衣衫地摊货,偏透出不同于普通人的清冽气质,让人忍不住眼前一亮。而后众人恍然发现,原来林琅的五官非常漂亮,甚至于超过了身为系花的孟清云。

因此,这一路上,孟清云很有点视林琅为死对头的架势了。

……

老李偷偷望了眼远处正不住埋怨着的孟清云,对身边的林琅轻声道歉:“我们小姐年纪小不懂事,请您多包涵。”顿了顿,声音更低,“刚才是我不对,没有提醒您系安全带。”

林琅没吭声。

她静静看着老李一次次拼命地试图把车子推出水坑,又一次次失败,方才提醒:“你推不出来的。”

“这坑不深,”老李擦着头上的汗,“努力一把就可以了。”

出不来的,林琅心道。

这里阴气甚重,车轮处鬼气缠绕。地面上浮着层浓黑墨色,显然车子的停住不是正常事件。

林琅抚了抚手臂。

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今天凌晨过后才刚刚成为了女大学生林琅,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更何况,原身留下的记忆零碎而又残缺,让她无法了解到这里的完整讯息,以至于在这入了冬的天气里只着了件单薄衣衫就跟着出了门。

成为人,确实新奇有趣。

但,承接了人的种种知觉,比如现在的寒冷发抖状态,就没那么好玩了。

林琅走到公路近山的那一侧,仔细观察片刻,抬脚朝着某处不起眼的山石踢了过去,轻声厉喝:“出来!”

虽然这声音不算大,却带着无尽的雷霆威势,透过山体而入,震向内里。

不一会儿有个矮胖的虚影在山石旁浮现。长白胡子的土地公捋须瞪眼:“什么东西乱喊乱叫,竟敢随意惊扰本小神!”

略一停顿,仔细看向眼前衣着简单的女大学生,认清楚她是谁后,秒怂。

“哎呀,原来是魔君大人!”土地公点头哈腰,“您老来这儿做什么呢?”

林琅朝着汽车一扬下巴:“我要赶路,你帮忙推推。”

土地公僵着脸猛力搓了搓手,“这恐怕不太好办。您也知道,我们不能过问世间事。那鬼气是冲着孟家来的,关乎他们之间的恩怨,我不能插手。”

“是么?”林琅不耐烦再忍受这寒冷天气,缓缓勾唇微笑,“那你信不信,如果你不立刻帮我解决问题,我有千百种手段,可以让你永远都没机会再过问世间事。”

魔君大人的怒气,土地公是承受不住的。他虚影抖若筛糠,紧张兮兮地缩回地里。

林琅静等了不到一分钟,看车下的黑气很快淡下去,就劝老李再试试发动车子。一次成功。车子安安稳稳地继续前行。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