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 5 章(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594f.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孟清云看得脸色发青:“你们在干嘛!”她正快步朝着“紧紧相拥”的男女走去,被身边的孟宏城抬手拦住。

“林小姐,”孟宏城上前,改了对林琅的称呼,语气中透着显而易见的尊重看,“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林琅松开手打算和他说几句。谁知沈欧亚猛地扣住她的腰身,替她回答了:“这宅子闹鬼。”

呵呵,闹鬼?林琅恼这人没什么实话,下死手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圈。

沈欧亚吃痛松开了手。抿抿唇看她片刻,并没指责她什么。

林琅正要开口,眼角余光瞥见孟清云,道:“你快回去睡觉。”

恰好这个时候陆书语被吵醒也过来了,孟宏城就说:“云云你带着同学先回屋去吧。”

扫一眼屋内众人,孟清云想告诉她爸,除了他老人家之外,在场其余几个人都是她同学。无奈她爸平时宠她得很,这个关键时刻却神色严肃目光中透着警告意味,一看就不好惹。孟清云只能悻悻然拉着陆书语离开。

等到房门重新闭合,林琅才告诉孟宏城:“令夫人恐怕已经不在人世。”

她本以为孟宏城听闻后会非常震惊或者痛苦哭泣,哪知道他沉沉地叹了口气,竟是说:“果然如此。”

不等林琅问出口,孟宏城已然道:“自她去年独自旅游回来后,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他望向媚鬼,“你就是那个时候扮作了她吧?”

去年暑假的时候,孟清云去朋友家玩段时间,孟宏城出差。孟太太无事之下索性独自去旅游。

她这次游玩的时间有点久,本打算三四天回来,结果过了足足半个月才归家。回来后,孟太太的精神状况好像有些不对,整天以泪洗面,问她她也说不出怎么回事,只喃喃道难受、疼。到后来,她直接躲在卧房里闭门不出,吃住都在里面。只让人把食物送到屋子门口。就连孟清云和孟宏城,一天里也难得看到她一面。

“那些时候我都睡在书房。等到再见到她走出卧室,我就发觉,”孟宏城朝媚鬼望了眼,语气哀戚,“恐怕芯子里已经不是她本人了。”再叹,“只不过看她行事有章法,待云云也不错。我便没和她多计较。”

媚鬼支支吾吾哼唧了几声,没反驳。

林琅收回摄魂钉放回小袋子里。唤出土地公,让他寻鬼差把奄奄一息瘫在地面的媚鬼带走。

媚鬼所作所为,自有地府去判决,用不着她出手。

没了摄魂钉后,孟宏城便看不见媚鬼了。至于土地和鬼差,他更是看不着,仅仅感觉到周围阵阵冷风吹过、屋里寒飕飕的而已。

林琅:“孟先生好胆量,竟敢和鬼祟相处那么久。你知不知家里失踪的那些男佣去了哪里?尸身又是怎么不见的?”

连续的简短两个问题,成功让孟宏城变了神色,显然并不晓得这些事情和媚鬼有关。

他眼中慢慢蓄了泪,低叹道:“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好歹夫妻一场,离开这个家,也不回来看看。我留着这东西占着她的身体,也是妄想着万一哪天她能死而复生。”

林琅还欲再说几句,忽地想到了什么,眉心瞬间紧蹙。

沈欧亚:“怎么了?”

“如果孟太太正常亡故,魂魄必然离体去了阴间。头七回门的时候,可以托梦告诉家里人,她已然不在人世。问题是——”

问题是,与她至为亲近的两个人里,孟宏城没有她的任何讯息,孟清云显然也不知情。

那么孟太太的魂魄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头七的时候她没有办法和最亲近的两个人联系?

林琅下意识地想到了罗罗蔓。

罗罗蔓是邪物,源自上古,寻常鬼是无法驱动它们的。再者,如果是平常的孤魂野鬼,怕是早就被媚鬼收去炼焚香鬼鼎了,哪里还能在这个宅子里安生地待下去?

恐怕驱使罗罗蔓的是个厉鬼,死的过程非常痛苦。且,这厉鬼和孟家宅邸有着很深的牵扯,能够隐匿在这里而不被媚鬼察觉。

林琅快步往外跑,夺门而出:“我去看看孟太太的身体。”

夜已深。

卧房内灯光亮起,照向床上躺着的女子。她虽然已经四十多岁,相貌却是很显年轻。此刻神色十分安详,看上去真如睡着了一般。

林琅首先发现了不对劲,“怎么像是有了身孕。”

之前媚鬼附身的付蓉打扮得体,又很会穿衣,所以看不出这点。现下穿了睡衣平躺着,腹部那些微的凸起就显现了出来。

孟宏城:“到了这个年纪,肚子发胖不是很正常吗?”他也是如此,年轻时候玉树临风,身材好得很。到了中年不可避免的有了腹部脂肪。

林琅总觉得不对劲,走到床边打算仔细查看。

“你先别动。”沈欧亚抬手制止了她,“我先来。”

他抚向那微微隆起的腹部,轻轻探试后,猛地收手,五指握拢成拳,神色凝肃。

林琅心下疑惑,也伸手探了过去。

尸身温热,偏指尖所触之处,冰凉彻骨。略微轻按,有什么在隔着尸体的皮肤在戳她的手指。好似婴孩的小手在和她对戳着玩耍一般。那“小手”每戳一下,就有一缕浓黑鬼气冒出尸身。

林琅心下暗惊。

竟然是鬼胎。

孟太太居然怀了鬼胎。而且这鬼胎非常强大,竟是可以吞噬她的魂魄。

怪道她头七无法顺利回门。

她的魂魄被鬼胎撕咬到破碎,并不完整。若是没猜错的话,尸身至今温热,许是还有一魄留有碎片在身体里。

魂魄被撕咬的过程异常疼痛。鬼胎小,吃得很慢。也不知孟太太经历了多么大的痛苦,才会不堪忍受,居然魂魄没有散尽就死去。而那脱离了身体的魂魄,很可能因着极致的无法消磨的痛,再加上并不完整,硬生生成了厉鬼。

林琅想到了那攻击而来的藤蔓。

会不会孟太太的魂魄察觉到她的强大,所以想拉着她来赶走鬼祟,帮助守护这个家?媚鬼手里有鼎,孟太太就算成了厉鬼,也不敢和鬼器正面硬碰。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