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老公,宠妻忙!

作者:清雨初默状态: 全本日期: 6个月前

【推荐作者新书《好孕送上门:总裁,轻点宠》】重生回到某人的卧室,时婉只想抱住他的大腿不放手,“你这么英俊,人家就要跟你一辈子。”男人神色一变,猛地把她扯进怀里亲:“看到你,我就恨不得吃了你!” 他不止一时想吃了她,还想一辈子都吃她。 衣服,包包,各种奢侈品,天天往她衣帽间送,只为讨好这个小女人。 谁敢打她主意,惹她不高兴,通通拖下去教训! 她,只有他才能够教训,爱的教训。 上辈子,时婉被渣爹后母,渣男友和小三设计害死,还辜负了宗天御。 这辈子,她除了要报仇,还要好好抱住宗天御这条金大腿。 可抱紧了男人之后,她发现,她这辈子都不要妄想再甩开他了。

《总裁老公,宠妻忙!》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清雨初默
    【推荐作者新书《好孕送上门:总裁,轻点宠》】安小绵怀孕了,她想流产,可是小包子的爸爸突然强势找上门,霸道侵占她的生活,非要她把小包子生下来。 她不想生,男人凶巴巴的困住她,每天24小时监控。
  • 作者:清雨初默
    她不过是想要报仇而已,偏偏惹上豪门权少。初次见面他就狂言要她做他的女人,并且强吻了她。“流氓,干嘛突然吻我,我们根本就不认识!”她气的小脸红红。“谁说接吻一定要是认识的人?想要和我认识不难,不如你来当我的女人!”他抓住她胡乱挥舞的手,神色淡然的告诉她,他的想法。她是复仇少女,背负使命,性格乖戾,需要驯服。他是暗夜恶魔,城府极深,认定了她,便要驯服她!
  • 作者:清雨初默
    【推荐作者新书《好孕送上门:总裁,轻点宠》】安小绵怀孕了,她想流产,可是小包子的爸爸突然强势找上门,霸道侵占她的生活,非要她把小包子生下来。 她不想生,男人凶巴巴的困住她,每天24小时监控。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何穆
    当她得到绝世神书缚魔,至他们开启修仙路,到修成真仙,共同站在塔尖才明白,所追所求是多么虚无缥缈。
  • 作者:仙月
    【甜宠虐渣文】 “宝贝乖,叫一声老公。” “容先生,说好的只欢不爱!” 一段艳照视频,一场算计,她死后重生,为了报仇,选择了潜规则。 一纸合约,她成了容止言的女人。 她们只谈欢,不谈爱。 “容少,你为什么爱上景欢颜?”“日……久生情。” “景小姐,你爱容少哪点?”“谁说我爱他,我明明是爱他的钱!” 记者无力地看向了容止言,容止言淡淡勾唇,宠溺一笑:“没事,我钱多。” 萌帅的容小包子抬起头,望向了爸
  • 作者:柳乘风
    十年前一场事故叶家落败,被人退婚,心气极高的叶飞选择了轻生,十年后在另外一个世界已经登顶巅峰的叶飞回来了!这一世他要将那些人欠他的债一一夺回来!天尊归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 作者:冰啤酒
    世界顶级兵王沈炼,一双透视神瞳。扮猪吃老虎的他混迹在都市之中,不怕社会大佬,不怕商界巨头,就怕太多美女的纠缠……
  • 作者:孤雁
    方城市中医学院秦泽,父亲车祸意外丧命,其父毕生心血华科药业集团更名换姓,秦家别墅、豪车被奸人霸占,紧跟其后,母亲突然暴病身亡,秦家家破人亡,一夜之间在方城市消声遗迹。而后,一场车祸,秦泽他九死一生。看似偶然,绝非偶然,其中暗藏天大阴谋。家破人亡,苏醒过来的秦泽,身负家仇血恨,从此走上了复仇之路……“要想报仇,我首先要壮大自己,在有限的生命里,无限的壮大自己……”“天不亡我,我,秦泽一定让他们血债血
  • 作者:望晨莫及
    ★★苏锦,苏家养女,在最美好的青葱岁月里,爱上了大哥苏暮白。 初时,他许诺,“等你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 后来,他却另娶。 再后来,她忙着相亲,用一颗已死的心,试着走入平凡的婚姻。 靳恒远,她的第N个相亲对象,相貌冷峻。 第一次见面,她想吓退他:“你要觉得合适,明天就去领证!” 他淡笑:“明天出差,要领下午就去!” 下午,她成了他的妻。 ★ 她是安静的女人,不争不吵不闹。 没房,她说没关系。 吃
  • 作者:望晨莫及
    那年,她卑微如尘,他以权霸占她。 后来,她尊荣一方,他以权谋娶她。 再世为人,她重生在他强娶她的那一个晚上。 历史还会重演吗? 不,这一世,她改写了命运。 因为这一世,她学会了哄男人。 哄着哄着,她发现:前世的大豺狼居然被哄成了小奶狼,还把她宠到了天上。 * 重生后: 她撕渣姐,虐渣兄,护母亲,结知己,力争上游,引来桃花无数…… 冷酷男人却宠妻无度。 有人提醒:“夫人的男性朋友是不是有点多。” 他
  • 作者:望晨莫及
    传说,盛市季家二公子季北勋,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渣。 谁也不知道,深藏不透的他,智谋无双,宠妻成狂。 ★ 六年前,米娅遭遇了一连串惊变,成了疯子,他没嫌弃宠她若宝。 六年后,米娅正在经历另一场风暴,他步步为营,迷她无可救药。 她说:她不再相信爱情。 她说:她的男人得成为她的陪衬。 为了保下姥姥,她面临艰难选择: 要么被逼为嫁,要么去坐牢。 谁知那一天,他一脸淡静的出现在民政局,甩出结婚证: “季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