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贼

作者:涂花期状态: 全本日期: 5个月前

“一百万,我买你一夜!”惨遭男友背叛的她很不甘心,于是跟陌生男人一夜疯狂,结果不小心惹到了某商界传奇人物。“该死的女人,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某总裁恨得咬牙切齿…… 五年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归国,第一天上班,竟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似曾相识。面对他的步步紧逼,她果断拒绝,“总裁,我已婚!” 本以为一切终于平静了,哪里知道自家腹黑又闷骚的儿子居然又主动找上了他……

《偷心贼》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涂花期
    “一百万,我买你一夜!”惨遭男友背叛的她很不甘心,于是跟陌生男人一夜疯狂,结果不小心惹到了某商界传奇人物。“该死的女人,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某总裁恨得咬牙切齿…… 五年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归国,第一天上班,竟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似曾相识。面对他的步步紧逼,她果断拒绝,“总裁,我已婚!” 本以为一切终于平静了,哪里知道自家腹黑又闷骚的儿子居然又主动找上了他……
  • 作者:涂花期
    “一百万,我买你一夜!”惨遭男友背叛的她很不甘心,于是跟陌生男人一夜疯狂,结果不小心惹到了某商界传奇人物。“该死的女人,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某总裁恨得咬牙切齿……五年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归国,第一天上班,竟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似曾相识。面对他的步步紧逼,她果断拒绝,“总裁,我已婚!”本以为一切终于平静了,哪里知道自家腹黑又闷骚的儿子居然又主动找上了他……
  • 作者:涂花期
    “一百万,我买你一夜!”惨遭男友背叛的她很不甘心,于是跟陌生男人一夜疯狂,结果不小心惹到了某商界传奇人物。“该死的女人,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某总裁恨得咬牙切齿…… 五年后,她带着一对萌宝归国,第一天上班,竟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似曾相识。面对他的步步紧逼,她果断拒绝,“总裁,我已婚!” 本以为一切终于平静了,哪里知道自家腹黑又闷骚的儿子居然又主动找上了他……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本宫无耻
    黎国的皇后高长歌突然暴毙,然而世人都不知她改头换面又活过来,然后开始了步步为营,算计、阴谋、权术她玩弄于鼓掌之间,再活一世,成了让人畏惧的毒后! 文艺版:她伴他走过最低谷如履薄冰,也陪他登上最高峰睥睨天下,奈何时光易老,韶华错付,荣华反常常教有情人变怨偶。奸妃栽赃,枕边人的忌惮与不信任,最终将这黎国传奇般的女子葬送……未央太冷,心事几浮沉,浴血重生只是为了亲手送负心之人下地狱!长恨歌,与君绝,两相
  • 作者:夏之寒
    雨夜劫持,青梅竹马的丈夫搂着别的女人,对她置若罔闻。 而他,一袭蓝色空军服,肩上上校徽章光芒闪耀,亲自狙击歹徒,救她与危难。 三年前,她结婚时,他在门外,没有带她走,只希望她幸福。三年后,她备受冷落,凉了心,冷了情。他发誓不会再放手。 她的仇,他来报! 她的未来,他来宠! “四叔……” “我没你这么大的侄女儿。”
  • 作者:娅渔
    意外,这绝对是意外!靠,她居然灵魂错位,重生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贵妇’。 盛集团总裁夫人,慕家的当家女主,陆氏企业千金大小姐。 好吧,唯一不足的就是不受宠。 她名义上的丈夫,盛集团年轻有为的总裁大人,晋城六少之一。 只是这位总裁老公,自始至终对她冷脸相待。 理由:人家心里有人,那人恰好不是她。 当人家的心上人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与她离婚。 不过她无所谓,反正对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她也不喜欢。
  • 作者:许我一世安逸
    她以为,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就能换来他的一次回眸。可是她错了!他的心只有他的初恋才能捂热。她只能凄凉一笑离开,可是谁来告诉她,他现在又死皮赖脸纠缠她干嘛啊?
  • 作者:秦烟
    风光无限、最耀眼无比的男人霍霆琛和帝都最声名狼藉的女人简溪出双入对,一时间,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世人评价,简溪是史上最强小三,斗败名门淑媛,把亲姐姐踩在脚下,不仅长相美艳,手段更是了得。 殊不知,在床上,技术手腕更是一流。 薄纱睡裙下,女人蛇一样的腰肢,恣意摆动,晃荡出香艳的频率。 “姐夫,我这么伺候你,舒服吗?” 男人脸腮绷紧,一双盯着女人的黑眸,掀起毁天灭地的暗芒。 瞧着男人一双恨不得吞了自己
  • 作者:森鹿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喝下姐姐的那一杯酒之后她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那晚,他在她耳边淡淡的说,“你的这一夜,是我用钱买来的。” 再见,她狼狈的在他面前摔了个狗吃屎,他冷漠开口,“等你主动来找我,事情就没那么容易了。” 最后,他霸道的将她禁锢在身边,夜夜贪欢,“夏漓安,如果我不能说服你,那就睡服你。” 而她的心脏为他跳动的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从始至终,她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
  • 作者:孟婆
    一路盗墓,却碰到公主诈尸,诈尸不算,还一路追杀她。 在逃亡的路上,还碰到了人皮怪物,又遇到了一个千年的僵尸,要不要这样玩。
  • 作者:花笙
    三年婚姻,终究抵不过老公的初恋…… 你没有错,是我飞蛾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