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

作者:狐尼克状态: 全本日期: 5个月前

莫烟以为,她跟顾奕辰的婚姻能够维持很久,久到他可以爱上她,却从未想过,一次猝不及防的家族危机,瞬间让他们岌岌可危的婚姻分崩离析。 那一日,他旧爱归来,一场毫无疑问的抉择,压垮了她最后的坚持。 离婚就离婚,谁还不是小公举了,结果离婚后,却被另一人捧成了真正的公主。 厉先生送她花。 莫烟说:无事献顾勤非奸即盗。 厉先生一本正经道:那你什么时候给我奸一下? 莫烟……

❀ 相关推荐:

《婚然天成》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狐尼克
    为了摆脱相亲,她在路边随便拉了一个男人,声称:“他是我的男朋友!” 本以为只是萍水相逢,谁知,第二天男人竟然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 * 沈颐,沈氏企业的总裁,表面风光,却没有人知道他只是沈家的私生子。 夜兮,一名普通职员,父亲死后,便与自己名义上的哥哥相依为命。 从小,她就对哥哥存在一段特殊的‘情’。 如果说和沈颐的相遇只是一场意外,那么说,爱上他,却是她必经的劫数。 只是,这个劫,未免有些曲折。
  • 作者:狐尼克
    莫烟以为,她跟顾奕辰的婚姻能够维持很久,久到他可以爱上她,却从未想过,一次猝不及防的家族危机,瞬间让他们岌岌可危的婚姻分崩离析。 那一日,他旧爱归来,一场毫无疑问的抉择,压垮了她最后的坚持。 离婚就离婚,谁还不是小公举了,结果离婚后,却被另一人捧成了真正的公主。 厉先生送她花。 莫烟说:无事献顾勤非奸即盗。 厉先生一本正经道:那你什么时候给我奸一下? 莫烟……
  • 作者:狐尼克
    莫烟以为,她跟顾奕辰的婚姻能够维持很久,久到他可以爱上她,却从未想过,一次猝不及防的家族危机,瞬间让他们岌岌可危的婚姻分崩离析。 那一日,他旧爱归来,一场毫无疑问的抉择,压垮了她最后的坚持。 离婚就离婚,谁还不是小公举了,结果离婚后,却被另一人捧成了真正的公主。 厉先生送她花。 莫烟说:无事献顾勤非奸即盗。 厉先生一本正经道:那你什么时候给我奸一下? 莫烟……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纪落殇
    在我最狼狈的时候,我遇见了霍云凡。 他说:“做我的女人,我帮你。” 说好了只是场交易,各取所需,我却爱得措手不及。 曾以为,他会给我一个世界,却没想到他夺走了我整个世界。 后来我才知道,这场爱情不是偶遇,而是重逢。
  • 作者:阿彩
    试问女子的容颜能有多值钱?她是先帝亲点的皇后,却在颜容半毁时被一纸圣旨从后变妃。一旨双嫁,绝色的妹妹代她入宫为后,而她远嫁给那少年封王,权倾朝野,冷酷残暴的雪亲王…… 新婚夜,他说她的容颜只配呆在马厩里,虽有王妃之名却只能任人奚落…他中毒命在旦夕,她不顾一切救他,只为让自己活有尊严…… 以妻子这名,行幕僚之实她伴在他身边,可在滚滚黄河之上他却冷眼看她跌入那万劫不复之地…… 死而不灭,灵魂的不甘让她
  • 作者:陆笑蝶
    她大概是历史上最窝囊的皇后了。胞妹夺位,亲生儿子遭遇火焚,夫君对她弃如敝履……饮恨而亡,怀恨而生,看重活一世的她如何步步为营,揭穿胞妹虚伪的假面,夺去夫君渴望的帝位!复仇不易,路途艰难,谁会在背后暗设陷阱,谁又会不遗余力助她功成?她立誓这一世注定无心,可还是有人强行入了她的眼。 她指心冷笑,“这里只有恨,早已容不下任何人!” 他却拈花微笑,说:“我心疼你偶尔的软弱,更心疼你的故作坚强……”而如今她
  • 作者:碧沁
    她是不受宠的庶女,嫁他,为了生存;他是势倾朝野的王爷,娶她,却是错误。她有倾世之貌,他看不见;他有夺天之力,她攀不起。他们本可以是一对,可血脉之错,却将她打入深渊…… 卑微如泥的废柴,爱上了人人嫉妒的天才,漫天嘲笑中,她看着他的背影…… 谁说她是废物,只配匍匐于地,不能爱?她既然爱上了他,那就要站在他的身边,与他共掌天下!即便伤痕累累,她也要步入巅峰! 她不但要做他心上的女人,更要是,唯一一个!
  • 作者:亿万万
    她,十八岁用一张契约沦为他的情人,家庭的重则将她的自尊压碎…… 契约能维持关系,却拴不住爱人的心。 十八岁爱上了他,在她即将把怀孕的事,告诉他的时候,他却抢先告诉她,他要结婚了,而新娘竟是她的…… 一心扑在事业上的他,没有时间去交女朋友。但是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不可避免会有一些需要! 可是她对于他来说,作用只存在于游戏! 至于结婚的对象,当然不会是拜金的她,而是要那种清清白白的女孩咯……
  • 作者:半包硬中华
    一代兵王重生归来,万花丛中肆意纵横,这一世又想陷害老子?不好意思,你不够格!
  • 作者:珂毓
    我知道你不会爱我,但我还是想骗骗自己。
  • 作者:清月
    “睡一次不够,我要天天睡。” 安小暖不过是想赚钱给母亲治病,却惹上了对她一睡成瘾的霸道总裁齐政霆。 新婚之夜,齐政霆代替他那个植物人弟弟和她圆房。 每天晚上,齐政霆都会到她的房间,将她里里外外宠爱N遍。 安小暖苦不堪言,苦苦哀求:“齐政霆,我是你弟弟的妻子,求你放过我!” 齐政霆一边活塞运动一边说:“你这个贱女人,根本配不上炜霆,你没有资格做他的妻子。” “混蛋,滚……出去……” “好,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