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入我相思局

作者:淇老游状态: 连载日期: 5个月前

夏薇茗死了,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 三年牢狱,简童被沈修瑾一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大变样,甚至狱中“被同意捐肾”。 入狱前,简童说:我没杀她。沈修瑾不为所动。 出狱后,简童说:我杀了夏薇茗,我有罪。 沈修瑾铁青着脸: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 简童笑了:真的,我杀了夏薇茗,我坐了三年牢。 简童逃了,沈修瑾找疯了满世界通缉她。 沈修瑾说:简童,我把肾给你,你把心给我吧。 简童仰头看向沈修瑾,说……

《风月入我相思局》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淇老游
    夏薇茗死了,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 三年牢狱,简童被沈修瑾一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大变样,甚至狱中“被同意捐肾”。 入狱前,简童说:我没杀她。沈修瑾不为所动。 出狱后,简童说:我杀了夏薇茗,我有罪。 沈修瑾铁青着脸: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 简童笑了:真的,我杀了夏薇茗,我坐了三年牢。 简童逃了,沈修瑾找疯了满世界通缉她。 沈修瑾说:简童,我把肾给你,你把心给我吧。 简童仰头看
  • 作者:淇老游
    夏薇茗死了,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 三年牢狱,简童被沈修瑾一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大变样,甚至狱中“被同意捐肾”。 入狱前,简童说:我没杀她。沈修瑾不为所动。 出狱后,简童说:我杀了夏薇茗,我有罪。 沈修瑾铁青着脸: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 简童笑了:真的,我杀了夏薇茗,我坐了三年牢。 简童逃了,沈修瑾找疯了满世界通缉她。 沈修瑾说:简童,我把肾给你,你把心给我吧。 简童仰头看
  • 作者:淇老游
    "唐小染说:我的执念太深,如果我活着,却不能够拥抱你,我会疯的。 每个人都有执念,唐小染的执念就是沈慕衍。 唐小染太执着,执着就变成了执念。而执念,伤人又伤己。 …… 沈慕衍说:那个女人死了好,我们去喝一杯庆祝。 醉酒的他,却问好友: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是,你错过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只因为你是沈慕衍而爱你的傻瓜!”"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严如白
    结婚两年,他每次要她,都从后而入。 她愤怒至极!“盛又霆!你为什么每次要我都不敢看我的脸!是因为怕看见和你睡觉的人是我,不是我的妹妹吗?“ “你想要我看着你做?只要你承受得起!” 他凶如野兽,她咬牙承受……
  • 作者:辣椒炒肉
    继母逼嫁,男友劈腿,还被陌生男人拖上床!方小鱼不禁掩面:“我怎么这么惨!” 一夜缠 绵,竟然中奖,大着肚子的她又被赶出家门,方小鱼长叹:“原来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谁知时来运转,带着包子的方小鱼竟被传说中的高冷总裁捡回家。 从此,上班有人送,下班有人接,包子还有人带,只是总裁怎么夜夜要爬她床? 这晚,被总裁大人又一次扑倒的方小鱼不由大叫:“沐攸阳,你大爷的高冷呢!”
  • 作者:赞美死亡
    四年前阴婚的鬼夫找上门,夜夜来纠缠……
  • 作者:猫小猫
    她是雇佣兵中的翘楚,我行我素,纨绔狂傲,谁知一朝穿越竟被欺负,还不知道欺负她的人是谁,只记得淡淡的青草香味……他是大周的战神王爷,冷酷无情,威震天下,却亲临相府选妃,不顾她庶女身份,直指她的鼻尖,“本王选你!” 一入侯门,她表面虚伪装乖,暗地借用王府权势寻找夺她清白之人,他表面冷酷霸道,暗地里却绝对的护短宠溺,直到有一日,她一剑刺入他心口,亲手揭开了他的蒙面……
  • 作者:叶绯彤
    一句姐妹情深,我把老公亲手推到了好闺蜜的身边,忍着痛咬着牙送上祝福。 可是事隔一年,这个霸道的男人依旧紧追不放,他像是一头不知餍足的饿狼,每晚都要把我压在床上运动很久。 “梁闫锋,你是种马吗?” 男人捏着我的腰肢,覆在我耳边,沉声说道,“乔玥,拿出你当年和我离婚时的气势来,别让我看不起你。” 我要反驳,却被他缠的说不出话来。 我算是栽在这个男人的手里了,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要跳下去。
  • 作者:红尘
    为了救未婚夫的公司,她不惜和恶魔交易,做了他半年的暖床工具。 协议期满,她匆匆离去,“银货两讫,谁也不欠谁的了!” 男人幽幽吐出一口烟,“夏清扬,你一定还会哭着来求我睡你的!” * 再见时,他把她压在洗手间,笑得狡猾阴险,“侄媳妇,叫四叔!” 夏清扬当场石化,“四……死恶魔!你怎么不去死!” * 后来,她再次主动爬上他的床的时候,她才知道:在他面前,她从来都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 作者:潇潇雨
    叶清歌爱了慕战北三年为她流掉三个孩子,可是慕战北不爱他,他爱的是她的堂姐,不被爱的那个人永远最卑微,当失去孩子,他还要她的肾后她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 作者:平方缪
    那一夜,她惨遭欺辱,意外珠胎暗结。 去医院做人流,却撞见未婚夫陪妹妹来堕胎。 …… 她是海城最蛇蝎心肠、声名狼籍的女人。 他是海城最乖谬不正、心狠手辣的男人。 他们的心底都深藏着一个最肮脏的秘密。 酒店里,他夹着烟,吞云吐雾,“做我的女人,我来治疗你的……冷淡。” 她不屑地轻嗤,他将她逼至墙角,性感地笑。 …… 他们约定好了只婚不爱,各取所需,她却做出了真感情。 直到那一日,他坐在证人席里,无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