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结珠胎

作者:东方妖月状态: 全本日期: 5个月前

“笔在那边,我已经签好字了。”男人懒懒地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放着一份离婚协议。她脸色惨白,却慢慢从唇里溢出笑声:“离婚?这就是代价吗?”多年以后,明艳耀眼的她出现在电视画面里,瞬间迷乱了他的心。商业谈判桌前,他握住她的手:“柴小姐,我觉得你好眼熟。”“呵呵,乔先生,现在是21世纪,你这讪搭得未免太幼稚了。”她美眸流转,伸手挽向身边男人的手腕,笑道:“而且,我男朋友听见会不高兴的。”

《暗结珠胎》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东方妖月
    “笔在那边,我已经签好字了。”男人懒懒地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放着一份离婚协议。 她脸色惨白,却慢慢从唇里溢出笑声:“离婚?这就是代价吗?” 多年以后,明艳耀眼的她出现在电视画面里,瞬间迷乱了他的心。 商业谈判桌前,他握住她的手:“柴小姐,我觉得你好眼熟。” “呵呵,乔先生,现在是21世纪,你这讪搭得未免太幼稚了。”她美眸流转,伸手挽向身边男人的手腕,笑道:“而且,我男朋友听见会不高兴的。” 那一刻,
  • 作者:东方妖月
    “笔在那边,我已经签好字了。”男人懒懒地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放着一份离婚协议。她脸色惨白,却慢慢从唇里溢出笑声:“离婚?这就是代价吗?”多年以后,明艳耀眼的她出现在电视画面里,瞬间迷乱了他的心。商业谈判桌前,他握住她的手:“柴小姐,我觉得你好眼熟。”“呵呵,乔先生,现在是21世纪,你这讪搭得未免太幼稚了。”她美眸流转,伸手挽向身边男人的手腕,笑道:“而且,我男朋友听见会不高兴的。”
  • 作者:东方妖月
    “笔在那边,我已经签好字了。”男人懒懒地坐在沙发里,茶几上放着一份离婚协议。 她脸色惨白,却慢慢从唇里溢出笑声:“离婚?这就是代价吗? ”多年以后,明艳耀眼的她出现在电视画面里,瞬间迷乱了他的心。 商业谈判桌前,他握住她的手:“柴小姐,我觉得你好眼熟。” “呵呵,乔先生,现在是21世纪,你这讪搭得未免太幼稚了。”她美眸流转,伸手挽向身边男人的手腕,笑道:“而且,我男朋友听见会不高兴的。” 那一刻,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天晴
    他说:“你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她说:“那就离婚吧!钱都留给你,买点补品,总是肾亏又怎么能满足那些女人呢?” 男人陡然阴沉了一张俊脸,目光冷冽的望着她欲走的身影,她顿住脚步,缓缓转身,微笑着,“还有事?”他嘴角一撇,深邃的眼眸一凛,迈开步子走到她面前,未曾开口就弯下腰去,因为她倏地抬起了脚狠狠的踢中了他!“陆大哥,这年头,流行蛋疼!送你一脚!”
  • 作者:诗月
    她喜欢他,爱慕他,要做他的女人,为他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然而,他不稀罕。 暗夜,他把她紧紧的压下,冷魅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 “今晚,我让你好好享受,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 作者:静静是我
    新婚第一天 他们分房而居,她却嗅到了他身上那独属于女人的特有香味。新婚第二天 他递予她一份冰冷的婚后协议。“我拒绝!这么冷血的协议,我是不可能会签的!”她抗议。“既然这样,那就把离婚协议签了吧!”他淡淡开口,一脸无谓,只漠然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她终究抗不过他,在婚后协议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婚后,他从不碰她,理由他有洁癖!却忽而有一天,他将她捧在手心里,用炙热的爱,将她彻底融化。直到她躺上手术台
  • 作者:夏之寒
    "雨夜劫持,青梅竹马的丈夫搂着别的女人,对她置若罔闻。 而他,一袭蓝色空军服,肩上上校徽章光芒闪耀,亲自狙击歹徒,救她与危难。 三年前,她结婚时,他在门外,没有带她走,只希望她幸福。三年后,她备受冷落,凉了心,冷了情。他发誓不会再放手。 她的仇,他来报! 她的未来,他来宠! “四叔……” “我没你这么大的侄女儿。”&quot
  • 作者:月下魂销
    遭哥哥陷害,一夜之间,她失去所有……直到遇见他!说好的契约婚姻,离婚后他反而更加黏人。简沫暴怒大吼:顾北辰,说好的离婚不纠缠呢?你这个禽兽!“老婆,离婚协议我没签字,离婚证也没有领……”他抱着她,笑的深邃莫测,“我这是合法享受甜蜜时光!”
  • 作者:超灵的佑子
    结婚五年: 结婚登记是她一个人,十月怀胎是她一个人, 生产阵痛,疼得几次晕过去,醒来还是她一个人, 战勋爵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她回来了,我们离婚。 离开,苏子诺只用了3分钟, 连小包子都说:我跟妈咪走了,你就当把我SHE墙上吧! 所有补偿,战家一切,她都留下,包括她不自量力的眷恋。 离婚三月: 战二,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战二,我们已经离婚了,从我的房间出去! 战二,别再靠近了,我会用针灸扎你半生
  • 作者:明歌
    沈念欢:“唔,陆湛北,你干嘛?” 陆湛北:“干!” 沈念欢:“……” 腹黑毒舌的禁欲男神忽然变身饿中色魔。 从此,沈念欢的生活只剩一日,三餐。
  • 作者:洛心辰
    他是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凌家第四子,也是从小又哑又瘫且被家族流放在外的弃子! 她不介意全世界对他的嘲笑,与他合作了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婚后才发现,她的残废丈夫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