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594f.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嘤嘤嘤……

压抑的低泣声在幽暗的房间里响起,吵得人难以安眠,蔺弦有些火大,前几日太忙,他一直没休息好,昨晚也是凌晨三点才躺到床上,好不容易眯一会儿,结果又被吵醒。

不对,他的房间里怎么有女人的哭声,莫非又是哪个女演员打着讨论剧本的名义混进他的房间炒绯闻蹭热度?蔺弦猛地打了个激灵,蹭地坐了起来,不耐烦地呵斥道:“你是什么人,谁给你开的……”

质问的话在看清楚眼前这一幕时戛然而止,入目所及不是酒店雪白的墙壁,而是一面暗沉的泥砌的土墙,上面还贴着两排泛黄的彩纸,蔺弦眯起眼打量了几秒钟,依稀辨别出来,这似乎是上个世纪很流行的十大元帅之类的伟人像。

再看这房间,极其逼仄,又破又小,没有窗户,只有头顶上方有一面小小的天窗,这是房间里唯一的光线来源,天窗四周麦秆做的屋顶在阳光下飘起几片草屑。

这年代还有茅草屋?蔺弦心中稍安,因为没有哪个女明星会为了蹭点热度这么不挑地方。

想通这一节,蔺弦这才有心思打量房间里的摆设,屋子布置得很简陋,只有一张破旧的单人床,上面洗得泛白的床单还打了一团补丁,床旁边用石头垒砌来,上来铺了一块不规则的木板,木板上摆放着基本破损得连封面都没有的书。

他仿佛一夕之间穿越时光,回到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

莫非是谁搞的恶作剧?蔺弦揉了揉眉心,骤然想起,屋子里的哭泣声不见了,他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先前哭泣的地方,结果却扑了个空。

人呢?飞快地环顾四周一眼,没瞧见人,蔺弦眉心一跳,莫非他今天撞邪了?

忽然一道风声从他背后传来,蔺弦连忙侧开身,但还是中了招,后肩上传来一阵剧痛,痛得他脸色煞白地扶住了墙才稳住了身形。

缓了片刻,蔺弦龇了龇牙,艰难地抬起头,看向对面,只见一个面容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小姑娘站在那儿,双手死死握住一根胳膊粗的棍子,猫一样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戒备地盯着他。

她的鼻头红红的,眼睛像是被水洗过一般,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显然刚才的哭声就是她发出来的。不过最令人诧异的还是她那头剪得跟狗啃过似的头发,耳根往下的部分,头发简直是贴着发根剪的,露出白白的头皮,再往上虽然稍微留得长了一点点,但也参差不齐,一团厚一团薄,配上她脸上未干的泪痕,看起来惨不忍睹。

无缘无故挨了一棍子,蔺弦本来极为恼怒的,可看小姑娘这幅可怜巴巴的样子,心里的火气就像被针扎了一下的气球似的,蹭地一下全灭了,再也板不起脸,只好揉了揉后脖子,无奈地问道:“你为何要打我?”

小姑娘紧抿着唇,瞪着一对凶狠的眼珠子盯着他不做声。

蔺弦急于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见她不吭声,便故意吓唬她:“你无缘无故打了我一棍子,我要报警,你不但要赔我的医药费,还要被派出所……”

他当然不可能报警,否则不用等到第二天,当天网上就会铺天盖地都是新晋华语大满贯影帝蔺弦被人暴打的新闻。

但小姑娘不知道啊,她以为他来真的,小嘴一扁,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但她就是倔强地没有哭出来。沉默了几秒,她咬住下唇,气愤地说:“明明是你先闯进我的房间……”

“你的房间?”这个答案可真是出乎蔺弦的预料,他眼一眯,探究地盯着小姑娘,似乎要从她的面部表情中找出她是否在撒谎。

发现他的惊讶,小姑娘好奇地打量了他一眼。这才发现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穿得似乎太好了一点,里面好像是一件深紫色的袍子,外面套了一件看起来就很贵的灰色风衣,一身干干净净的,更过分的是那张脸,比他们学校里所谓的校草帅多了,活像是从电视里走出来的。

长这么好看,似乎又不缺钱,怎么会饥不择食地对她这可干煸四季豆不怀好意呢。小姑娘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棍子,但仍未丢,只是单手拄在地上,偏着头,狐疑地盯着蔺弦:“你不是咱们周家村的人?你怎么会跑到我房间来?”

蔺弦也很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明明是赶过来拍一部武侠片,结果一觉醒来,却来到了这么个诡异的地方。莫非是谁搞的恶作剧,故意耍他?

江东影视城是附近几个省份最大的影视基地,不少影片都在这一片拍摄,有八、九十年代的布景也不稀奇。

正在两人沉思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低低的,有些焦急的敲门声。

又来什么人了?蔺弦好奇地抬起头,小姑娘却已经飞快地将棍子藏到门后,然后抬起手,擦了擦眼睛,走过去拉开门,故作高兴地喊道:“妈……”

随着木门的打开,白花花的阳光从外面投射进来,将屋子照得纤毫毕现。

看来自己的猜测出了错,蔺弦正思忖着怎么应付这妇人,然后联系上助理接他回去,但刺目的白光一打到他身上,顿时晃得他头晕眼花,天旋地转,他的意识也跟着模糊起来。

***

再度睁开眼,面前是明媚的阳光和热闹的拍摄现场,蔺弦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茫然感,还是助理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神智。

“蔺哥,你醒了,这场戏快结束了,下一场就是你了,你先喝口水吧。”助理小余适时地递上一杯温水。

蔺弦接过,抿了一口,目光沉沉地盯着现场,良久问了一句:“小余,我睡了多久?”

小余接过杯子,笑了笑:“没多久,也就半个多小时。”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