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594f.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被周大强逮个正着,周刚最初还有些心虚,谁知道周大强借题发挥,得理不饶人,对着周刚就是一通训斥怒骂,什么白眼狼,什么黄眼狗,狼心狗肺的东西,怎么难听怎么来。他在家骂周晓骂习惯了,愤怒之下忘了周刚不是无依无靠的周晓,他可是周家的小霸王。

“二叔,咱们老周家就我一根独苗苗,你的钱不给我花给谁花,谁叫二叔你这辈子都没生儿子的命呢?”周刚跟周大强不愧是叔侄,戳人心窝子的话说得那个顺畅,脱口就出,显然不是头一回说这话了。

没有儿子是周大强一辈子的耻辱,现在连侄子都能拿这点来羞辱他。周大强感觉有一团火在心里焚烧,烧得他理智全失,抬起手就给了周刚一巴掌。

听到动静,从前院赶过来的王大花正好看见这一幕,眼睛都红了,上前一步,心疼地将儿子拉到身后,扯着嗓子吼道:“老二,你干什么?小刚可是你的亲侄子,你敢打他?”

见到王大花,周大强的理智稍微回笼,但他没忘记他这个侄儿刚才怎么说他。狠狠地瞪了周刚一眼,周大强怒道:“大嫂还是先问问你的好儿子刚才说了什么吧!”

王大花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儿子私底下有多瞧不起这个窝囊废的二叔,她这个当妈的比谁都清楚。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这个不成器的二叔哪比得上她的宝贝儿子。

“老二,小刚还是个孩子,他懂什么,别不是被什么人给挑拨了吧!”王大花意有所指的瞥了站在旁边的周晓一眼。

周晓嘴角抽了抽,不得不佩服她家这个大娘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周刚还是个孩子,那比周刚还小一岁的她是什么。

这一刻,周晓宛如醍醐灌顶,无师自通,怯生生地偷看了周刚一眼,小声说:“大娘,周刚哥说以后不会给我爸养老,我爸才这么生气的。”

她立即把重点给拉了回来。

这句话立即提醒了周大强,他固然为周刚戳心窝子的话生气,但他更怕没人给他养老。他都五十几了,不用再过几年,就现在他的身体都远不如以前那么轻便灵活,所以养老成了他迫在眉睫的头等大事。

见周大强脸色愈加不善,王大花在心里暗骂了周晓一句,然后扯着笑脸装模作样地轻轻拍了周刚一下:“周晓啊,你哥开玩笑呢,他是你爸唯一的侄子,他不给你爸养老,谁给你爸养老?”

她这位大娘又在巧舌如簧地哄骗周大强了,在心里暗暗地撇了撇嘴,周晓眨了眨眼,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这样啊,看来是我跟我爸误会周刚哥了。”

周大强从来都不信任她们母女,她这时候要是跳出来跟王大花唱反调,反而会把周大强推到王大花那一边,不如装个乖,反正怀疑的种子已经在周大强心里种下了,以后大爷一家随便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可能引起周大强的怀疑。

果然,周大强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阴沉的目光又飘到周刚身上。

王大花连忙偷偷拽了一下周刚,示意他说句软话,反正说两句软话又不要钱,还能白捡一个劳动力,农忙的时候他们一家也可以轻松点,平时还有人经常送东西送钱上门孝敬他们。

可周刚从小都是被周家人捧在手心里宠大的,周大强打了他一巴掌,还让他给周大强道歉,怎么可能?他冷哼一声,撇了撇嘴,丝毫不掩饰对周大强的不屑。

看到这一幕,周大强想自欺欺人都做不到。

“白眼狼,算老子瞎了眼。”他怒骂了一声,转身去了前院,直接进厨房,将他拎来的那只鸡和半篮子鸡蛋提起来就走。

匆忙追上来的王大花见了,哪甘心让煮熟的鸭子都这么飞了,忙跑过去,抓住篮子,焦急地说道:“他二叔,你这是做什么,这不是孝敬妈的吗?”

她倒聪明,将东西推到了周老太太身上。可周大强也不是吃素的,他睨了一眼周刚,负气地说:“待会儿我让周晓给妈端一碗鸡肉过来,以后吃东西我都让周晓给妈送过来。”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