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光与影(上)(1 / 2)

异种骑士团 夜尽长 1639 字 4天前

走出火山小径,芮契尔带着萨布瑞娜来到长老会山脚下的密道入口。

按动机关,看着面前缓缓落下的石阶,芮契尔驻足于黑漆漆的入口之前,迟迟没有动作。

萨布瑞娜走到芮契尔的面前,看出后者的迟疑,开口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芮契尔深吸了一口气:“我的出生之地。”

说完,芮契尔迈开脚步,顺着石阶走了下去。

踩在早已破旧不堪的地砖上,芮契尔和萨布瑞娜在地道中一路前进,最终来到一道封闭的石门面前。

在旁边的墙面上找到一个凹陷的小洞,芮契尔将那把伊利亚德给她的钥匙插了进去,用力转动了一圈。

轰隆隆的声音从门后的机关传来。

不一会儿,石门慢慢打开,一股刺鼻的防腐液体的气味,夹杂在尘土之中扑面而来。

萨布瑞娜不自觉闭上眼睛,打了个喷嚏。

等她睁开眼睛,被眼前的一幕惊到忘记了说话。

一间满是水晶培养水槽的巨大实验室,房间中放着上百个竖立的巨大培养水槽,大部分都已经干涸破裂,只有小部分还保存的相对完整。

芮契尔走到一个培养水槽前,用手掌擦去了表面的灰尘,一张畸形而又丑陋的脸孔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是一具面容扭曲、身体畸形的尸体,或许用尸体来形容并不准确,它更应该像是一个肉团。

萨布瑞娜走到另一个水槽前,模仿芮契尔擦去了上面的灰尘,里面尸体的外貌,让她大吃一惊。

“这是母神……埃莉诺?”

芮契尔看了一眼,接着朝着实验室的深处走去。

在最里间的实验台上,静静的放置着一个沉重的铅盒。

这个铅盒表面塑着一层银质外壳,看上去闪闪发亮,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

芮契尔走过去,打开了铅盒,冰冷的气息从盒中慢慢溢出。

数只透明的还魂虫,静静的躺在那里。

另一边,萨布瑞娜还在那些水晶培养槽前四处查看。

越来越多的尸体被她找了出来,有些长的畸形丑陋,有些却外形正常,有的年岁尚幼,有的老态龙钟。但是,无一例外,她们都有着一张埃莉诺的面孔。

萨布瑞娜:“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芮契尔小心的拿起一条还魂虫,低声说道:“你不需要知道具体细节,只要照我说的去做就好。”

半个小时后,芮契尔和一位浑身裹在黑袍中的人,走出了伊利亚德的实验室,重新来到了长老会的广场。

二人顺着长长的台阶,穿行过众多巨大的建筑群,最终到达高处一条隐蔽的小路。

顺着小路拾阶而上,一路上水声越来越大,一道巨大的瀑布逐渐呈现在二人的眼前。

二人顺着瀑布后方的一条羊肠小道,来到一道隐藏的石门之前。

站定在石门前,那位浑身裹在黑袍中的人,将右手伸进了石门下方的洞中。

伴随着一阵尖锐的噪声,石门内传来了齿轮转动的声音,门扉逐渐打开了。

走入大门,里面是一条早已残破不堪的长长甬道,两旁的墙壁上挂着巨大的浮雕,浮雕上描述着千年来异种的历史,大部分已经因为风化而残破不堪,只有小部分还依稀可见。

芮契尔和黑袍人穿过甬道,推开尽头处的石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到空旷的大型殿堂。

成千上万的石质座椅,数十米高的巨型石像,奢华壮观的大型礼台,一切都在显示着长老会曾经的辉煌,只不过现在被时间摧残的只剩下瓦砾和碎石。

黑袍人与芮契尔耳语一番,接着来到石质座椅的最后一排,慢慢坐了下去,只留下芮契尔一人朝着大厅的深处走去。

芮契尔在殿堂的后方,找到一处后门,刚想打开,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中。

“我的小木偶,等你很久了。”

母神埃莉诺站在大殿的高台之上,在她的身边站着纷争军团的副团长,第二顺位者加西亚。